(前注:因为看得书是英文原版,有些单词和人名没多想如何翻译得妥帖,所以索性都直接用的英文)
280页,105个chapter再加一个epilogue,我终于看毕了。抽空去看了电影版,这是我第三次看这部电影,第一次还是它在中国上映的时候和母亲去电影院看得,第二次是gap
year补片为了写短评看得,但这次不同的是,我下了加长版,比之前的剧场版多半个小时。电影和书,在很多细节上都有所不同,但电影基本还是忠于原著的,这其中的成败端倪我们稍后再议,先为咱们只看了电影还没看书的英专们谋谋福利,简单盘点一下书与电影的出入,也不是盘点,就只拿大家最关心的人物结局些许说两句。不知道是演员太优,还是选角太棒,或是已经先入为主,我觉得这些大牌们都非常适合他们的角色,不像我看《姐姐的守护者》书的时候,脑海里Sarah一直就是凯特温斯莱特,结果一查电影演员表,是卡梅隆迪亚茨……好吧,让我先吐槽一下《姐姐守护者》的电影版,还没来的及看,听说连Julia这个人物都没有,主人公家庭以外最大的支线被生砍了一半,琼瑶没了女主角,只剩下孤零零的Campbell,更别提Julia的同性恋姐姐,和Jesse对她痴狂的这些乐趣了。不是想批评导演,只是觉得可惜。
回来接着说Da Vinci
Code,汤姆-汉克斯的气质很符合Langdon,这位因为有一场撸戏就错过《美国丽人》的“美国年度最信任的名人”,和角色正气凛然,权威睿智,又憨厚无辜的形象如出一辙,别忘了阿甘可是所有老美心中的活佛。在《云图》看里看汉克斯演一次恶棍有多难得,今年又是以菲利浦船长和迪斯尼先生两位大圣人冲奥。所以作为跑遍全场的Langdon我就不多赘述了,跟很多好电影一样,真正出彩往往都是配角。
伊恩-麦克莱恩实在是太适合Teabing了(虽然书对他的描述没有我们这个老同志帅,没错他是同志),幽默贫嘴如《极品基老伴》的傲娇攻,邪恶腹黑如《X战警》的万磁王,机智思术如《指环王》的甘道夫,绝望破败如《李尔王》的老国王,而且伊恩本人,也被册封为了Knight。在电影里,Teabing在最后上警车之前猜Langdon已破出密码,其实书中Leigh在接cryptex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里面空了,还有拨动出的字母APPLE,他当时就知道Langdon已经拿到了圣杯的秘密,不过最后还是只能在警方那边装疯卖傻,试图用精神疾病为为自己脱罪。
Teabing的仆人Remy则帅过头了,书中他在犹豫是否要在Temple
Church中出面解围时曾考虑到,自己露脸了没关系,以后拿到钱要把自己脸整成帅哥好生逍遥,如果他真的帅跟电影里一样,还整毛线啊还让人活么!还有当Silas问他是不是Teacher时,他的一句I
am害我差点喷屏幕一脸,不过后来想想倒是也省了后备箱的对话,书中当时Remy回答的只是:我也是服务于Teacher的。至于他的死不是饮毒死的,Teabing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像案发现场,是酒里加了花生,我是说电影里探员汇报Remy对花生过敏时,Collet说我女儿也是,我当时还心里暗骂,电影就这么点时间,谁关心你女儿啊!我想原来导演是为了强调这个过敏好为Remy死因吧。
说到Silas,纯真与恶毒,被保罗-贝坦尼诠释的非常出色,保罗上次在这位导演的电影里是《美丽心灵》,演得干脆就是主人公的幻觉人物。虽然书中他是长发,形象更极端,动不动就是全裸的,电影为了保级自然不会这样,而且他自虐的画面已经看得人够不适了。书里的Silas最后回院应该是在大雨中,那个画面写的很有表现力,可惜电影里并没有出现,而Silas也不是在误杀Aringarosa后被当场击毙的,他当时把受伤的Aringarosa一直送到了医院,然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才在雾霭茫茫的公园里,绝望懊恼地说下I
am a
ghost,不过最后还是在虔诚地祈祷中安详倒地,是一种精疲力竭,也是一种如释重负。
至于Aringarosa这个人物,感觉是在电影里被丑化最严重的,不过演员Alfred(中文名太长…)倒是太年轻了,按书中1982年的Vatican
Bank事件,
他彼时已经权杖加身,不会是个毛头小子,如今三十年过去少说也该近六十高龄,怎么还生得个浓黑密发高大威猛……说正经的,首先Aringarosa做这笔交易,也可以说是情急之下出此下策,书里有解释,梵蒂冈已对他和他的Opus
Dei下达了无情的驱逐令,如果他能如愿获得圣杯的秘密,就能跟当年的圣骑士团一样,通过威胁教会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从而保住自己苦心经营的教派。而在跟主动找到自己的Teacher交涉的时候,他让Teacher承诺不会让Silas杀人才让自己的天使全权听命于他的,所以
Aringarosa在伦敦看到Silas枪击警察时才会失声大喊No,其实Aringarosa后来联系Fache并不是像电影所说,谎称Langdon忏悔自己是杀人凶手,而是当得知局势失控时向Fache把整个计划全盘托出,希望Fache能阻止Silas继续被Teacher滥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后Fache冲进牛顿葬地的教堂,逮捕的不是自己之前一口咬定的Langdon,而直接走向了我们的Teacher:另一个人Leigh
Teabing。
电影里Fache跟Aringarosa最后闹翻了,而在书中两人的见面,是Fache来医院看望他,并把他为了让飞机驾驶员掉头去伦敦给出的教主戒指还给了他,两人还相视一笑,说我们都该早点退休了,当时那个画面其实很温暖。by
the way , Fache身上没有别Opus
Dei的徽章,Langdon在电梯里看到的镜头是导演自己加的。还有Fache威胁Vernet,和对伦敦机场飞行控制员拳脚相加这些蛮横的行为,也都是书里没有的的。至于Aringarosa在电影里跟他撒的谎其实是Silas用来骗馆长的,他跟Jacques
Sauniere说有人告解忏悔自己要加害于Sophie,Sauniere才答应与他见面,按照Teabing的计划,不仅打断了和Langdon的约会,更直接引狼入室。Teabing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Sauniere桌上有自己的监听器,就是电影里Collet在Teabing家附近找到的。
Fache说完了,就是Sophie了,法国演员我能说出名字的就仨,除了玛丽昂歌迪亚,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让雷诺,也就是Fache,还有一个是《天使爱美丽》的奧黛丽塔图,也就是Sophie。
爱美丽的灵性正是Sophie所需要的,但电影里的少了一份书中女权光环的色彩,不仅在智力上把全部推理都交给了Langdon,武力上也一直躲在Langdon的手臂后面,就在飞机上突然对Silas发了一顿大火,看起来很跳戏,只有扑到Silas那段才能终于看到点她探员的风采,其实在书中她是那种智商不比Langdon差胆子还比他大很多的人。
然后亟待解释的是她的身世,电影里Langdon说Sauniere不是她祖父,事实上他是的,只不过他的bloodline是来自她改名的祖母,车祸时死的只有Sophie的父母,祖母带着brother躲在了苏格兰的Rosslyn
Chapel, Sauniere带着sister去了巴黎,Rosslyn
Chapel的讲解员就是Sophie的哥哥,书中提到了他的英俊,但电影中Rosslyn
Chapel唯一出现的那个人如果就是讲解员的话,唉,那就有点小失望了……还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里说the
Priory
最后也不知道了Mary的下落,其实书中祖母接过Langdon手中的最终纸条,当即就知道Mary被转移到哪去了,她也知道Langdon也会解出来的,而且她还声明了the
Priory会将圣杯的秘密永远保持下去,并不是像Teabing
说的受到教会威胁而没法公布于众。
另外还有两个人物Vernet和Collet,角色性格都有很大改变。电影中的Vernet看上去是想私吞宝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书里没有所谓的安全通道条约,Vernet把两人带出去是不想让警察在Bank里逮捕他们,这样有损名誉,至于他为什么抢回来,更多是维护自己和自己银行的声誉,还是在确信他们是罪犯后为好友Sauniere的利益着想,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后来Sophie祖母证实了,Vernet的确是Sauniere的忠心密友。而警察Collet,电影把他从一个负责跑腿的尴尬下级,改成跟Fache好像平起平坐的关系,并用他为切入口侧面表现警察内部对Fache的质疑,还添加了他告诉Fache被调离该任务的情节,当然这是不存在的,因如刚上文所说的,Fache并未殴打机场的工作人员。
最后两个主人公Langdon和Sophie,电影里他们最后发人深省又不失趣味的对话是导演自己加的。一种师生情谊,一种疼惜和感激,成为两人的关系的最终注脚,就像冒险不过是场邂逅,曲终人散也不会有太多留恋,因为已经收获太多,更颇有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情调,倒是深得我心。而书里的结尾则浪漫缠绵了许多,两人在流连的夜色中相拥相吻,伴着Venus的见证下,谈情说爱俨然已要互许终身。更有意思的是,电影相比小说其实是电影更多的着墨在了两人的互动和感情交流上,书中的两人对话几乎全部是在推理上忙的不可开交,这也是这部电影评论走向两极的主要原因,推理过程在冒险和情愫中间,被压缩得没有了立足之地。
首先还是先说说朗-霍华德这次的优点,为了保持节奏流畅紧凑,对一些细节的改编都在可以容忍,甚至令人刮目相看的程度,比如开头通过一段采访,把书中大篇对Opus
Dei的旁白介绍得干净利落。还有通过油画质地的浮入和闪回,来还原历史事件和人物童年,也是影片的一大亮点,虽然加大了解读的直观性和猎奇性,但这些画面的紧促和有限,也对初识者的理解造成一定障碍,而且电影这样挤出来的宝贵时间,并不是用来给推理过程让步的,而全给了人物感情上的互动,和导演作者意图的表达。后者不光在电影步入尾声后,给Teabing,Sophie
, Langdon,Fache和
Aringarosa加的一系列独白和对话中可以明显感觉到,以及对片尾气氛的渲染,还有前面Langdon在Teabing家中两人简短的争吵,都是作者有意在提炼甚至提升小说的思想主旨和中心理念,可以说虽然这种结尾大点题的小学生做法略显直白,但是相比一直克制而且力争客观的小说来说,电影这种的表达方法更能引人思考,它并没有纠结于冗长繁杂的推理,而是抓住话语权说出书没说出来,没能说出来或者没想说出来的话。
再来说说它受到恶评的原因,都知道爬满整本书的推理细节是不可能浓缩到一部电影里去的,但加长版的两个半小时也不是一个很短的容器,可是推理的部分简直弱化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我觉得这也是柯南的剧场版越来越不好看的原因。其中最精彩的推理戏莫过于卢浮宫内和飞机舱内(P.s.
Leigh的飞机本来就是开往伦敦的,并不是像电影里先决定去苏世黎然后又掉头),个人觉得最精彩的还是在卢浮宫里,因为有逃命的压迫,又是揭秘的开端,推理不管戏内戏外都扣人心弦紧张十足。记得书里有一幕,正在出逃的Langdon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然后又狂奔回去,在我脑海里,已经有汤姆汉克斯在空荡的白色走廊里突然停住的画面,廊里的灯光还要应景的闪一下,然后他凝重思索的表情突然瞳孔放大,一阵惊恐,又挣扎几许,眉头一绞,撒腿就往回跑。当然我的想像并没有出现在电影中,他们轻松地就像躲猫猫一般,这翻那翻掉出了钥匙。其实还有很多很有趣的长知识段落,像看得我如痴如醉的对黄金比例的论述,电影里只在开头Langdon
讲座结束后借“路人”之嘴一句带过;还有像Langdon在监狱上的那堂课,光那一段的笑点估计比整部电影的笑点还多,而且都是电影里Teabing军衔梗那种level的。
总之对推理强暴般的弱化造成的后果就是,没看过的书的会两种反应,第一种就跟我第一遍看一样,完全没看懂,就连我看第二遍的时候,还以为他们一直在说的Mary是圣母玛丽亚……第二种情况就是大骂电影扯淡扯犊子狗屁一通,很正常,
因为电影里所有推理结果都几乎是直接给出来了,没有详尽的推理过程,更没有说它精彩的理论依据和证据支持。而在很多人看来,这才是这本书最大的乐趣,所以看过书的人的反应,也有可能会因为自己乐趣被扼杀而大失所望,因为这本伪学术小说最大魅力,不是在于冒险,而是在于揭秘!就跟人们喜欢看《走进科学》,不是看雷倒众生的结果,而是那疑神疑鬼的过程。这本书让人毛骨悚然的,不是耶稣是人这个民间早以流传已久的传说,而是如何一步步带着你去颠覆已有的传统逻辑,去亲身目睹与经历,最终证实出这个传说,和它近在咫尺的距离。
《达芬奇密码》未必是一本好书,但不妨碍它好看,《达芬奇密码》未必是一部好电影,但不妨碍它在全球卖座。书和电影,几乎是我全部的兴趣所在。艺术和商业,是摆在每一个作者和导演面前的问题。生活和生存,则是摆在每一个人面前的问题。
(后注:万的一半多,五千五百五十字,看来我又破记录了~)

今天我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看完了《达芬奇密码》的电影。因为之前看小说的时候特别的喜欢。本来想上周日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看的,结果没有时间。看完之后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不过电影把小说里的情节有些的顺序改了。虽然本人更喜欢小说里的安排,但也可以理解电影里的处理。毕竟全都按小说走的话一部电影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会拍成连续剧的(唉,要是再拍成电视剧该多好,可惜没有)。

必发365娱乐官网,©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dl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个人感觉电影里有个缺陷,就是在塑造塞拉斯的时候删去了原著的很多部分。这个角色是个悲剧而电影里却仅仅给人悲惨和偏执。原著中的结尾让人感到他得到了真正的救赎,可是电影中他最后的一句话只是“我是一个魔鬼”然后就死在了主教的旁边。

塞拉斯的过去在电影中是由恍惚的回忆表现出来的,一群人在监狱里动刀子的打斗,一个白化的青年在单人牢房里读者圣经,然后大地震动发生了地震,监狱大墙倒塌,有的囚犯死了,他流着血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这段再没看过原著的人看来十分的莫名其妙。是啊,时间有限,无法把他捅死家庭暴力的父亲,流浪之后又杀了船员而被投入大牢的前因讲出。但是神父在明知道他是逃犯的情况下还救治他,并用《圣经》中《使徒行传》出现的虔诚教徒给他命名。塞拉斯——一个被诬陷在监狱里遭受摧残却不忘主的信徒,他的虔诚感动了上帝,于是发生地震,他得以重获自由。神父用塞拉斯这个名字命名了这个可怜的肤色惨白如纸,有着魔鬼一样血红色眼睛的“鬼”,让他重获新生……这是个动人的情节,电影里没有(而且电影里塞拉斯的眼睛不是红色的而是灰色的,让我一时间以为自己之前记错了)。不过电影中塞拉斯这个角色塑造的也很好——在他由于愤怒失手打死了保守秘密的修女时眼神中的懊悔与绝望……他慌乱而痛苦,握着死去修女的手为她祈祷,愿她安息时……真的可能是因为知道他凄惨的过去和处境,我一下没控制好情绪的哭了出来。但没有看过原著的人……应该是没有什么大赶脚~

我真的认为塞拉斯和主教间的羁绊是全文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他的神父让他成为了一个虔诚的教徒,他的神父给了他活着的意义和信仰让他不再觉得自己是个鬼,屠杀隐修会成员时他的神父让他感到自己是个光荣的战士,他误伤主教时的绝望,他得知自己和他的神父都被利用时的愤怒……

“塞拉斯……如果你没从我这里学到什么,就请——记住这句话。”他抓住塞拉斯的手,用力一握,“宽恕是天主赐予的最伟大的礼物。”

“可是神父——”

阿林加洛沙主教闭上眼睛,说:“塞拉斯,你一定要祈祷。”

这大概是小说里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了。还有主教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还是在想这很早很早之前他还不是主教,和塞拉斯一起创办了教堂的往事。最后,在雾气弥漫的花园里,虔诚的信徒做了最后的祈祷,他祈祷天主给他宽恕与怜悯,祈祷他的恩师不要过早的离开这个世界。萦绕在他身边的雾让他感到轻盈的快被雾气带走了。他的痛苦消失了……

电影中的另一个地方让我感觉还有点略微差一丢丢地方就是提彬——这个大boss的塑造上没有原著那种——我是爵士我怕谁的骄傲和任性。哈哈看小说的时候前期觉得提彬是个骄傲的有神气的傲慢老头,知道他是幕后主使真是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其实电影表现的已经算是十分的精彩,在提彬家里他的讲解以及在他坦明自己是始作俑者时的表演还是很符合我的想象的,那种固执和痴狂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不能一味的因为电影没有表达出自己理解的那个部分就断言电影不足,毕竟这是他们一整个团队对于这个小说的理解。

电影和小说不一样的地方还有很多,但处理的还挺好的,适应了电影的时长,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集中地把复杂的故事讲述出啦。电影还有一些独到的亮点,比如说提彬被抓后兰登对索菲说:“我们学过的一切他都忘了,我们教过的一切他都忘了,这就是我们研究历史的原因——就是让我们不再相互残杀。”还有就是兰登问索菲,她会不会想提彬所希望的那样,公布“真相”,推翻人们的信仰。他说自己七岁那年掉进井里的那一晚,绝望而无助,就是那样不停的祈祷着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慢慢的觉得自己在孤独的井下不是一个人,就那样坚持到获救——这是信仰的力量。

如果下回有时间,我还是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看一次,我一定会在一边兴奋的补充着,解释着。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领情啊。哈哈。

2016.12.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