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才上映一天,看了几篇评论,大多负面。”好莱坞中国化的产物“有之,”打脸第一部”的有之,“杰伦打酱油”亦有之。圈钱,强拍,不知剧情所云的评论就更多了。电影我只看了一遍,原声3D版,理解尚且有限。本人非专业影评人,这篇也算不上是影评,只围绕一个贯穿全集的关键点–超级芯片–而展开的。你可以当作笔者在给你讲一个故事,真伪也是智者见智。如果你赞同我的观点,那么恭喜,你花时间看完这篇文章是值得的,如果你不赞同,那么如果浪费了你的时间,真的是不好意思。

惊天魔盗团:人生不是魔术,却在魔术之中

我想很多看过电影的人,在心中对于芯片都有许多疑问,这个东西到底是真是假?在此我想进行一个详细的分析,基于个人观影后的看法,脑洞开得很大(含剧透,慎入)。首先,所谓真,要看你如何定义“真”,在什么前提下?其次,你要通过何种手段,何种设备才能鉴定它是“真的”?

一、四骑士(Four Horsemen)的设计与魔术师的游戏

这个“传说中”功能强大的芯片,在笔者看来,是贯穿主线剧情的关键物品。也是整个把戏的高明之处。从反派沃尔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饰)的登场(摆明了为着芯片而来),曝光了四骑士信息,迫使他们来帮忙偷取芯片;到四骑士发现芯片是“假的”以后,仍然要假戏真做;到最后沃尔特鉴定芯片是真的,四骑士反而一头雾水。都是这场魔术最大的悬念。多数人也是因为这前后不一致的剧情而同样感到一头雾水,说服自己,也许这一切谜团就到此为止,那个芯片被动了手脚,飞机被动了手脚,机器被动了手脚。其实这么理解,并不全面。因为你似乎忽略了故事结尾在天眼总部那些耐人寻味的对话。细细分析这些线索,其实在影片最后“天眼”总部出现了芯片安保主管的镜头后,芯片的真假于我就已经揭晓了一个合理又大胆的答案,只是这似曾相识的桥段,依然让部分观众还蒙在鼓里。

    圣经新约末篇《约翰默示录》(俗称《启示录》)记载:审判日来临之时,羔羊将解开书卷七封印,召唤分别骑着白、红、黑、绿四匹马的四骑士(Four
Horsemen),分别带来征服、战争、饥荒、死亡,世界灭亡之门开启,世界末日来临。

首先说说本集中最关键的魔术师:摩根弗里曼。以笔者的角度看,剧情实际上是分为明暗两条线的。明线是沃尔特父子和四骑士围绕着芯片展开的争夺,以及弗里曼作为双面间谍多次插手,最后帮助四骑士揭穿了沃尔特父子罪行。明线在剧情推进到沃尔特父子被揭穿罪行的一刻似乎就已经完结,大多数人也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这就是故事告诉他们的一切。但片尾在天眼总部的那一系列爆炸的信息,实则将弗里曼作为暗中控制整个剧情走向的操盘手这一暗线一定程度上地交待出来了。如果你仔细分析弗里曼在剧中的某些含义深刻的台词,其中的引申含义,你也会发现似乎他从一开始就预见到了之后会发生的一切。他提到了这一切都是关于复仇,他提到了四骑士被引入到一个圈套之中,一个他们都没法看清的圈套,但是挣脱圈套的方法,却是通过考验。等等就不一一列举(主要是记不太清了)。

    当魔术师化身为四骑士,得到荷鲁斯之眼(The Eye of
Horus,又称天空之眼,因荷鲁斯为古埃及的天空之神而得名)的护佑,便有了一场场精心设计的人生游戏。
    好奇的你,要不要也挑一款来感受一下如下体验:
    眼之见不一定为实;
    心之选不一定为真;
    你担心的事,也许就是一个笑话;
    你焦虑的事,也许就是一场虚无;
    你愤怒的事,也许就是一个幻觉;
    你欢乐的事,也许就是一场阴谋;
    你觉得扎扎实实握在手里的,也许是一缕缕云烟;
    你认为铁板钉钉既成事实的,也许是一句句谎言……

话题先回到这个关键物品芯片的身上。芯片极其强大的功能,是让沃尔特害怕的存在(注)(主要是担心被曝光他还活着),也是其父亲亚瑟(迈克尔·凯恩
饰)复仇四骑士2年前对其造成的经济损失(一亿四千万美元)的导火索。明线中,所有行动都是围绕着芯片,很好理解,因为大家都看到了。无法理解的地方就是芯片被认为是假的,怎么在飞机上沃尔特最后鉴定的芯片是真的?这前后并不一致的冲突性让观众甚至四骑士都一头雾水。四骑士的反应告诉了观众他们在飞机上唯一没有演戏的一段就是没有搞清楚这个芯片怎么就变成了真的。有人觉得飞机被动了手脚,机器被动了手脚,可是电影中并没有确切交代。这不符合编剧的逻辑。电影中几乎所有的魔术都交代了如何做到的,包括雨滴魔术,扑克牌魔术,鼓风机的应用等等。那么如此缜密的剧情难道出了漏洞?开放式剧情?依笔者看来,这并非编剧失误,反而这恰恰是编剧在此之前很成功地营造了一种前提和假象。这个虚构的前提就是,这个超级芯片真的存在,电影中的所有人都相信这个守备森严的芯片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唯一的不可取代的超级芯片。如此逼真才能让观众也一同被带入这个虚构的前提之中。

    来体验一下吧,总有一款适合你哦。

何以见得这是虚构的呢?那是因为最后出场的关键人物,即安保主管,如果不是他最后出现在了天眼总部,笔者也不会妄自推断。但是安保主管戏剧性的出现,以及他那句标志性的“我就说我觉得在哪见过你呢”,点明了那一出偷天换日的戏码,不就是早就安排好了吗。有能力获取芯片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芯片的所在,就和天眼是一伙的,这才是剧情真正的前提。并不需要什么高明的手段,甚至是四骑士的参与都可有可无,安保主管的出现只是为了一件事,为了推翻之前的一切假象。而四骑士的参与,则是编剧从一开始就为了虚构的前提能够欺骗所有人,而营造的代入感。假如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安保主管和弗里曼都是天眼的成员这一真实的前提,那么再按照原来的顺序讲一遍这个故事,你就会知道,原来那个芯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让所有人掉进圈套的饵。只不过,以如此顺序展开的故事,就没有了任何推理的乐趣。大部分观众可能会抱着吐槽的心里,默默地看着四骑士一行如何被耍来耍去,偷一个原本就摆明了让他们去偷的芯片。至此,明眼人应该也看懂了,其实这里安保人员的再次出现,就暗示了,芯片是由天眼一手“杜撰”(注意这个双引号)出来的秘密武器。
其实芯片的真假,已经不能简单以真假来定义了。换句话说,这里对于“杜撰”的芯片有但不仅有两种可能性猜测:1.被要求偷走的芯片是普通的芯片,并没有所谓的强大的功能,以此为前提下,这个芯片是真的。2.超级芯片确有其物,但至始至终,它都在那个不想用芯片做坏事的人手中。至于这个人是谁,很有可能就是弗里曼本人或天眼团队手里(说明了为什么天眼团队有如此强大的信息整合能力)。这两个猜测本人觉得是相辅相承的,虽然你可能并没法理解这个大费周章偷来的芯片,怎么一开始就变成普通的呢?

二、魔术是什么?

因为电影中间提到过,在四骑士救起了沉入海底的迪伦时,就发现了到手的芯片是假的这一情况。但是他们却也已经很明确地说到过,这并不可能,剧情自始至终也没有交代这个谜团的答案。而且沃尔特父子也认定了芯片就在五个人其中一人的身上,注意这一过程中弗里曼都没有和四骑士有过任何接触,芯片不可能被他掉包。如果你依然跟着我的思路,这部剧不是胡编乱造而是遵循这一个缜密的逻辑,那么,这就证明了我所说的,这个答案其实已经交代过了,在那条并不清晰的暗线中,芯片一开始就普普通通,可是是谁在欺骗大家呢?有人在虚构这一切?可是是谁啊?弗里曼?他怎么做到的?

    “魔术是一种错觉,是障眼法,是让你感觉娱乐和开心的障眼法”。
    “它也是一种信念、信仰和信任,失去了这些本质的魔术,就不再是魔术,而是变成了欺骗、撒谎和贪欲”。

其实这并不是弗里曼一个人做到的,弗里曼在剧中的确是高明的魔术师、幕后操控者,但电影中还有这么一个隐形的托儿,你问我这个托是谁,在哪里?记得我提到的编剧没有?这个电影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人们普遍相信编剧所讲的故事是一个“假定的真实”,以此为前提,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的是真正发生的。然而以笔者的角度分析,从一开始,编剧确实是一直在误导人们,主导着虚构的“假定真实”,以此推进剧情,但又严丝合缝,步步为营。一开始人们就相信了大反派沃尔特口所指向的那个芯片就是观众们所看到的那个守卫森严的芯片,因此费尽心思偷到的芯片也是真的,迪伦为了保护芯片与反派手下一番打斗而被抓走到船上时,装在丹尼尔上衣口袋中的那个芯片也是真的。看到这里,不会有人再怀疑,他们看到的那个芯片会有任何问题。然而,事情在这里却有了新的疑问?发现芯片是假的反而将主线的真实性第一次打破,留下伏笔。在此刻,笔者口中这指的条暗线依然隐藏的很深。如果剧情最后没交代弗里曼和安保主管的身份,电影大可就着主线完结。一切都如你所看到的,没有暗线,没有背后的谜团,开放式的剧情,以及不合理但又未交代的几个无足轻重的疑点。然而作为观众,如果没发现这条暗线,对比魔盗团1,肯定会觉得缺少了什么,那种仿佛看穿一切却又置身于另一个庞大的假象之中得感觉。

    魔术会反复告诉我们这是魔术,而我们,则欣然享受魔术对我们的“误导”。
    魔术师会说:“你觉得自己越接近,你看见的事实就越少(The closer you
think you are,the less you’ll actually
see)”。而我们,也欣然体验这种真实的错觉。

然而,事实上,结尾表明弗里曼和安保主管都是天眼的成员就是对这条暗线最好交代,反之那么这条暗线是无法浮出水面的。这也是为什么偏偏在结尾设置这么一个看似多余的细节。自始至终,偷芯片都是弗里曼联合编剧一起演的一出大戏,表面上为的就是让沃尔特父子上钩,从而通过四骑士最后那场飞机魔术来揭穿父子二人的罪恶。只是上钩的,又何止这父子二人呢(偷笑)?可是,为何他要去揭穿?她不是说要复仇吗?他不是迪伦的仇人吗?而且很多人会问弗里曼不依靠这些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揭穿沃尔特父子,但为何要牵连四骑士?
那是因为于此同时,弗里曼还要洗刷自己的冤屈(证明并非是他害死了迪伦父亲),既然他和迪伦的父亲曾经是合伙人,那么他一定有其帮助老搭档儿子的理由,帮忙揭露沃尔特父子的罪行。至于为何绕这么一个大圈子,弗里曼在电影最后已经说了,当他得知迪伦陷害他是因为当年其父亲魔术失误中丧生,迪伦把责任推在了弗里曼的头上。弗里曼便明白了,所谓的仇恨,其实都是无解,是可以消弭的,但如果要想让迪伦彻底明白,必须要用巧妙的魔术穿插让当事人迪伦重演其父亲生前最后一出逃生魔术,来让迪伦相信当年的事故另有原因。如果他通过前后的一系列把戏骗过了迪伦,那么他同样可以骗过观众,反之亦然。

    在魔术的世界里,魔术师和观众都很清楚:谎言只是谎言,而已。
    

还有一个笔者认为巧妙地细节,在电影的中段有意表现了塔戴乌斯与沃尔特父子的接触,旨在为了让观众相信弗里曼在整个事件中作为双面间谍推波助澜的作用。也是制造另一层假象,那就是弗里曼是半路杀出来的一个人物,他在整个事件的参与时间也是中途才开始而并非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的。由此大家就会忽略掉很重要的联系,一开始沃尔特父子如何能够轻易抓获四骑士?相信如果你跟上了我的思路,你此刻会猜到我的观点,弗里曼从一开始就在背地里帮忙(在监狱中通过电话指导,或是探监),由此他也获取了沃尔特父子的信任。那么让沃尔特相信芯片确切位置的也应该是弗里曼。需知弗里曼在沃尔特父子身边起到了智囊团的作用,在此之后沃尔特父子的一切行动,如何找到四骑士,到抓住四骑士,都是建立在绝对信任弗里曼的出谋划策的基础上的。最终父子二人也是心甘情愿地配合着四骑士揭露了自己的罪行。以其父子二人在船上谈笑风生中认为迪伦必葬身海底无疑,到与弗里曼电话通话寻求支持所表现出的盲目,再到最后飞机上自负的表现来看,仅凭其二人自身的眼界,是根本无法清楚地获取关于芯片的确切信息的。而且换做其他,都无法解释,为什么沃尔特这一涉及到人性悖论的选择是要冒风险去偷芯片。(注:这里其实有个悖论,即沃尔特还活着的事实其实四骑士是不知道的,但他选择找来四骑士去偷,反而暴露了他还活着的信息。与其相信一个有待商榷的东西,而放弃原本真实的东西,在笔者看来,这是一个关于人性的悖论。)从他当时的情况来看,他不必为了芯片能够带来财富而放弃当时的好日子。它是害怕有人靠着芯片偷取并曝光他的一切。而且他本人的所谓不想花钱去买超级芯片所给出的借口,也显得很搪塞。既然他相信偷比起购买芯片,偷反而是更优的选项时,说明了对于此时的沃尔特来说,去偷的成本加上被四骑士发现他仍然活着的这一事实,都比花钱更低?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笔者看来很难理解,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弗里曼,是他说通了沃尔特,而且四骑士被擒的事实的确也证明了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注意。因为影片开始没多久,四骑士被抓获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沃尔特父子的失败,从这一刻开始,这二人以及观众都被混淆了视线。只是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横空出世的超级芯片身上,而忽略了隐藏在幕后的操盘手-弗里曼主导了这一切。

三、人生不是魔术,却在“魔术”之中

基于此,基本可以得出结论,四骑士和FBI探员迪伦(绿巨人),在一开始也是和观众一样被蒙在鼓里(黄雀弗里曼在后)。电影中由四骑士表演的所有魔术,都是在他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独立的表演。每个魔术都,都十分成功,这一切的魔术,都是为了最后揭发沃尔特父子,即便抛开了弗里曼这条暗线,他们也是成功的。至于芯片为何被鉴定是真的,虽然有疑点,但这似乎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因为他们到底还是成功了。只是,那条若隐若现的暗线,在此刻也刚刚要显露出来。

    2016年8月27日是耶鲁大学新一届本科生开学典礼的日子,耶鲁大学第23任校长彼得•沙洛维和他的新生们讲述了一个主题——对失实表述说不:
    “在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被‘失实表述’混淆了视听。这种‘失实表述’虽然部分真实,但已被歪曲,就像上述案件被报道歪曲了一样,因为报纸想激起人们愤慨、恐惧、憎恶等强烈的负面情绪。
    作为一名人类情绪的研究者,我知道即使是最负面的感受对我们而言也不可或缺:愤怒能有效地警示在实现目标路上有阻力;恐惧提醒人们谨慎行事并有所准备;憎恶让我们对坏人坏事敬而远之。
    然而,有时我们的朋友、家人,还有政客、广告主、各路专家会出于各自目的而操控我们的情感。愤怒、恐惧、憎恶这些情绪可以有效驱使我们去打开网页、购买商品、为政客投票。”

电影最后,在天眼总部,四骑士翻看了桌子上的各种资料后,进入屋子里,说有好几个疑问需要解答,但还未来得及提出来,弗里曼则是风轻云淡的一句:”不要注意那个窗帘后面(的门)”。试问,如何解释他们的提问欲望?按照时间线来讲,飞机上那台机器是没办法被动手脚的,因为这部电影虽然看似夸张,但是实则构思缜密,他们几人都是魔术师中的佼佼者,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也可以身兼黑客的职能,可以黑了机器,做手脚的假设是不成立的。以此为推断,他们的问题当中肯定有一件是关于芯片的。那么,作为幕后的“魔术师”弗里曼,弗里曼是如何回答的呢?其实弗里曼并没有直接回答,甚至让人误以为弗里曼并没有打算要解答任何疑问?然而笔者觉得相反,弗里曼所说的练字后面的那扇门,就是通往他们想要知道的“答案”的入口。四骑士在旋转楼梯向下看去,他们看到了什么?最为可能的猜想,那就是真正的“芯片”的所在。这个“芯片”,也就是他们被要求去偷取的超级芯片。真正的芯片一直都在天眼总部,他们被要求去偷的,一直是那个没有任何超级功能的,却又被重重保护的“假货”芯片。只不过一开始所有人都被带入那个虚幻的现实中。它不仅仅骗过了四骑士和沃尔特父子,也骗过了大部分观众。又或许,超级芯片一说完全是杜撰的,芯片一直都是这个芯片,被认为是假的也好,被鉴定是真的也好,但它根本没有所谓的超级能力,它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芯片,作为道具登场,物尽其用,将所有人都骗了过去。但无论四骑士看到了什么,这扶梯下的一切,都解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当误导和谎言出现在真实的生活中,误导依然是魔术中的设计,而谎言,却已经不是魔术中的谎言了,它会幻化成我们心中自认为的“真实”,让我们失去怀疑、判断、独立思考的能力。

其实电影中看到这里,如果你还没弄清楚,四骑士所没有讲出的心中的种种疑问到底是什么,那说明你依然被绕进了这个巧妙的双重把戏之中。因为你仍旧相信电影只有主线这一条叙事,而忽略了另外一条暗线。偷芯片一事是出于沃尔特的野心,四骑士是迫于沃尔特的要挟才去做的,他们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偷到的芯片被人调了包,但他们却要如何也解释不通为何沃尔特最后鉴定的芯片是真的?。事实上,笔者笃信编剧本着一种“万事并不总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的思路来设计的的这一切。

    正如彼得•沙洛维校长在他的演讲中所说:
   “人们会很自然地建构起对自己有利的表述。但在面临压力时,“失实表述”就会控制公众的理智,操控舆论,煽动消极情绪,激化矛盾,我对此深感忧虑。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失实信息会在瞬间传播,成倍放大。由此,我们发现有时愤怒、恐惧或者憎恶会遮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无视世界的复杂性,放弃寻求对于重大议题的更深入的理解。
    因此,耶鲁教育的重要内容是,让你成为一个更加审慎的批判性思考者——学习怎样正确地评估证据,考虑得更广更全面,从而得出你自己的结论。”

而且请不要忽视一点,编剧其实在故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开起了一个小玩笑。四骑士在电影中自己已经暗示了弗里曼这条暗线是存在的。难道不是吗?电影中看似毫无关系的这句话:“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是魔术师手里其实什么也没有,却让观众们相信他手里有这个东西。”只不过经由演员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没反映过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戏里的四骑士和戏外的观众,都已经作为整场魔术的一部分,参与其中。说到底,这个亦真亦假的,亦有亦无的芯片,就是最高明的魔术师把所有人牵扯进入事件的关键道具,作为魔术师手中的王牌,当所有人都相信了它真的存在,那么,无论你是戏中的演员,还是戏外的观众,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掉入了圈套之中。你只要相信他手中的这个芯片,就是真正的芯片,那么一切自然是顺理成章。只是四骑士在当初无奈的情况下做出的以假乱真的行为去要挟沃尔特,也许连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才是点破所有谜团中最关键的部分。那就是他们以另外一种方式上演了自己在当时都未曾窥破的被置身其中的把戏。只是这一出把戏,主角换成了沃尔特,但是大家依然很难领悟到编剧这一刻想传递给观众的信息。就像盗梦空间里的三重梦境一样,一环套着一环,敌人成为了朋友,而朋友却成了背叛者。他们如此认真的参与其中,距离真相是如此接近,以至于直到看到了扶梯下的真像之前,都没法说服自己,其实真相早就告诉了他们。(呼应了第一部中:“The
closer you look,the less you
see.”)有些观众在看到这里时,也许和四骑士一样的恍然大悟,之前看不懂的剧情,假的芯片如何鉴定成了真的,其实在之前已经被告知了答案,只是真相在这一刻显得如此可笑。

    人生不是魔术,却在“魔术”之中。一场不会被告知是魔术的魔术,我们身在其中。

有趣的是,在魔盗团1中,弗里曼自认为始终快于FBI探员迪伦一步,剧情的戏剧化转折是在得知FBI探员迪伦其实一直是四骑士的幕后主使,弗里曼身陷囹圄,反复的问迪伦,也在问自己这一切是为什么(why?why?why?),那种诧异感。然而在魔盗团2中,相互地位却反转了,一直是弗里曼暗中操盘这一切,迪伦和四骑士,配合着演出了一局他们也信以为真的好戏。好在结局圆满。至于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在第一部中看穿了一切的迪伦,第二部中如此不济,摩根也很好的解答了:在“杀父仇人”被送入监狱后,迪伦放下了心防,过于自信自负,导致一系列计划之外的纰漏发生。而且第一部结尾,留了个悬念,说明天眼是真的存在,侧面暗示迪伦也是借助天眼设计了种种漂亮的把戏。迪伦讽刺弗里曼因为庸俗从未被天眼邀请加入其中,那么弗里曼身份挑明后,说明了他也可以依助天眼的资源优势来设计了这一切。

    愿我们都有一双慧眼。

至于沃尔特鉴定了芯片是真的,你没看错,是“真”的。可如果你已经跟上了我的思路,明白了这个双重把戏的巧妙之处,那么就置之一笑好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米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基于以上所讲,整条主线叙事清晰,暗线悬念迭起,我觉得这部电影绝对没有某些人说的那样纯粹圈钱,毫无剧情可言的夸张程度。而且就现场视效而言,绝对非常值得去影院观看。

我的(不负责任的)评分:满分(5星10分力荐)
——————————————————————————————————————————

说说题外话,一部电影,尤其是进口电影,在放到银幕前,被动刀子是不可避免的。举例魔兽,据说有一部分叙事的剧情就被砍了,所以导致没有玩过魔兽的人,看电影会觉得其中一些部分很难理解衔接不上。再八卦一下杂糅了中国元素于其中的好莱坞电影,多半会让人冠以迎合某些特定观众之名。但是作为盈利性企业,迎合市场是大势所趋,没必要因此带有抵触心理。作为烧脑典范,剪辑上的顺序混乱,导致剧情理解起来十分困难,也是有可能的。但正因如此,有些电影需要看不止一遍才能弄明白电影到底在讲什么。还是那句话“万事并不总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风之子不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