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证人楚人生活民俗,引江济汉工程顺德段开采700余口古井群

 图片 1

图片 2

发布时间: 2012/4/27 13:02:27 被阅览数: 次
一口幽深的古井就是一段远去的历史,一件千年的文物见证了湮没的记忆。去年底,荆州市考古人员在位于荆州区纪南镇高台村的引江济汉工程河道上,发现了两百余口密集排列的战国古井。这样全国少见、大规模的古井群“隐藏”着多少尘封的秘密?连日来,考古人员对这些古井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现场探访:23口“重见天日”的古井各不同
昨日上午9时,记者来到荆州区纪南镇高台村五组的引江济汉工程河道现场。天刚下过大雨,整个河道的河坡及河底遍地是淤泥,考古人员停止了发掘,现场只有几名村民在守护。踏着泥泞,记者走近河底,见到了已被发掘出来的战国古井。
记者细致地数了数,在约10亩的水面范围内,这些“重见天日”的古井多达23口。古井四周拉起了警戒线,现场还有用于发掘的绞架和竹排。现场古井有的保存完好,有的则已塌陷,俨然一个“深水坑”。记者来到一口古井旁,只见这口井深约8米,井内侧是陶制的“护坡”,随手用根细竹竿敲打井壁,传来清脆的响声。拾取现场遗留的一块陶片,记者凝视良久,思绪不由穿越了千年。
采访中,一位40多岁的村民称,这些古井都是最近几天发掘出来,古井同现代井的大小相差无二,直径大约80公分,深约7米左右。最大的差别在于现代井的内壁是青砖砌成,而古井则是陶制成,相对而言砖井更能保持水质的清澈,使用寿命更长。
发掘收获:古井内“抢”出200多件文物
“高台村的古井群,我们去年底就发现了,现在进行的是抢救性发掘……”高台考古队队长刘建业告诉记者,去年底,随着引江济汉工程的开工建设,他们考古队对渠首进行调查时,首先在高台发现两座西汉古墓。不久,又在古墓附近发现战国古井群。随后,荆州市考古人员将这一重大发现上报到省文物局。
刘建业介绍,今年3月上旬,高台考古队开始着手准备古井发掘工作,至目前已发掘古井23口。如果天气晴好,他们每天可以发掘2口古井。考古队将借这次引江济汉工程的契机,选择重点区域或进行重点发掘,尽可能多地让这些古井“重见天日”。这23口古井主要是竹圈井和陶圈井,井的直径为80分公左右,古井最深约8米,浅的也有5至6米,初步判断为战国时期所砌。竹圈井内侧用竹子围起来,而陶圈井内侧是陶制,主要作用是防止水井土质坍塌,保证水质干净。
在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尽量小心,力求不损坏古井,破坏井内文物。在引江济汉河道内,缘何出现这样密集的古井群,考古人员又凭借什么来判定发掘古井?刘建业解释,纪南城是楚国的都城,居民原来就较密集中,再加上大量的驻军,导致用水需求量大,因此,在古纪南城区域内发现密集古井群,也属情理之中。考古人员可以从土质的颜色、表层淤泥等各方面均可“寻”到古井。这次已经发掘“问世”的古井里,考古人员发现了陶器、木器、铁器等200多件文物,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
专家解读:古井“见证”楚人生活习俗
这些古井的发掘有何价值?古井内出土的文物能反映何种历史文化?昨日,记者来到荆州市博物馆采访了该馆副馆长贾汉清。“这些大规模的战国古井在全国都比较少见,古井文物见证了楚人的生活习俗……”贾汉清说,考古人员对古井的抢救性发掘,可以更好的研究楚都纪南城当时经济发展,并了解楚人的一些生活习俗和饮食文化。
贾汉清告诉记者,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考古人员就在纪南镇的龙桥河发掘了100多口古井,近年来,又相继在花园村发掘古井52口,红光村发掘古井80口,拍马村发掘古井30口,高台村发掘古井23口。考古人员经勘测,初步预计从庙湖以西到荆马线西侧5公里左右的区域内,约有古井500多口。
古井内缘何有众多的陶器等文物?贾汉清解释,有部分文物是楚人不小心坠于井中,如楚人绑在绳子上用于取水的陶罐,可能因松绑而坠井。除了不慎坠井外,还有部分废弃的井被当作垃圾处理所,楚人会将一些用不着或破碎的铁器、陶器及果核等垃圾扔于井中。
从出土的陶器、铁器、镜头、果核等“古井文物”分析,这些文物基本上反映了战国时期,楚国的经济发展概况及楚人的生活习俗与饮食文化。贾汉清称,这些密集古井群中,有的古井是用于手工坊冶炼、有的古井是用于饮水,有的古井则是废弃井。
来源:荆楚网 编辑:Jina

   
引江济汉工程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大型配套工程,从荆州市荆州区李埠镇长江龙洲垸河段引水到潜江市高石碑镇汉江兴隆段,地跨荆州、荆门两地级市所辖的荆州区和沙洋县,以及省直管市潜江市,引水干渠全长67.23公里。2010年3月,引江济汉工程开工后,随着干渠的开挖,约700口古井逐步暴露,绵延达四公里,分布在荆州市荆州区纪南镇花园村、拍马村、红光村和高台村,分别被称为花园古井群、拍马古井群、红光古井群和高台古井群,在郢城镇的郢北村也有零星的发现。这些古井都是战国时期的遗存,其北约一公里为楚故都纪南城,是战国中晚期楚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昨日,荆州区引江济汉施工现场,一名工作人员带领记者查看古井。本报记者
原丽阳 摄


 

去年冬天以来,在荆州南水北调引江济汉工程河道上,考古人员相继发现了近700口古井,这些古井都为战国中晚期所建,大多为竹圈井和陶圈井,也发现了一口极为珍贵的楠木圈井,在古井中挖掘出了竹简、铜匜、陶罐、果核等文物。

图片 3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2010年以来,湖北省的考古工作者在引江济汉工程中,抢救性发掘了300余口古井。2010年,咸宁市博物馆在拍马古井群发掘古井60口。古井的大量发现是在2011年引江济汉工程大面积动土之后。2012年,咸宁市博物馆又在红光古井群发掘古井130口。两次发掘,共出土文物近千件,铜器有匜、盆、斧、削刀、锯、带钩,陶器有高领罐、长颈壶、双耳罐、鬲、盂、豆、板瓦、筒瓦、井圈,漆木器有豆、镇墓兽、六博盘、耳杯等。宜昌市博物馆在花园古井群抢救性发掘50余口古井,出土文物300余件。荆州博物馆在高台古井群发掘古井84口,出土文物900余件,主要为汲水用的陶器,也有铜匜、铜斧、削刀等以及鹿角、果核等动植物遗存。最为重要的是,在七月初发掘的一座古井中,发现了三片有字竹简。这在战国时期古井的发掘中尚属首次发现。在最近的发掘中,又在一口古井中出土了两件木片俑。

考古专家称,如此大规模的古井群全国少见,说明了当时此地人口非常密集。昨日,记者前往荆州区纪南镇高台村的发掘现场,探访这些历经千年的古井群,了解这些古井背后的历史故事。

 

三十平米范围内,7口古井

   
据初步估计,花园古井群有古井约100口,拍马古井群有200多口,红光古井群有约200口,高台古井群也有约200口,整个引江济汉荆州段的古井数量不少于700口。目前,荆州、咸宁、宜昌三博物馆发掘的古井数量为320余口,因此还有一半以上的古井没有发掘。这些已发掘的古井中,90%以上为竹圈井,陶圈井约为10%,最近又发现两口少见的木圈井。但陶圈井和木圈井的井圈外侧也多发现有竹井圈,或许起着加固陶井圈和木井圈的作用。两座木圈井均为楠木掏空作为井圈,俗称楠木井。其一属拍马古井群,是拍马古井群新近发现的150口古井之一,上部已被工程取土破坏约5米,下部为直径约80厘米、高约3米的楠木掏空作为井圈,井圈厚约8厘米。井内出土汲水罐等文物30余件。另一口属高台古井群,上面因工程施工已破坏3米左右,下面的楠木井圈分为三段,上面的一段残高约1米,中间的一段高2.4米,下面的一段高1米,厚约8厘米,内径77厘米。最下段井圈的下方以四根直径约5厘米的木桩横向呈“井”字形插于井壁以支撑上面的楠木井圈。在楠木井圈的有些部位又凿有方形的小孔,以便于向井壁中钉入木楔以固定井圈。
  
   
目前引江济汉工程荆州段的考古工作面临相当大的困境。大量的古井等遗迹暴露出来,但却得不到及时的抢救性发掘。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谁也料想不到会突然冒出来那么多的古井,要发掘需要大量的资金,而国家的经费有限;二是工程部门的阻挠。湖北省南水北调办给荆州各施工标段的命令是,谁发掘,谁回填。但考古发掘只能按考古发掘规程回填,考古队也不是水利工程施工队,考古发掘的回填显然不能达到他们的要求,因此,不论是渠道坡面上的墓葬,还是渠道底部的古井,只要是发掘都会受到施工队的阻挠。三是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执法不力。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任何工程,只要发现文物,就应立即停工,待文物发掘工作完成后才能施工。但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只是政府下面的一个机构,显然不敢跟政府的工程对着干。
  
   
目前问题的核心是,发掘后的回填费用由谁来支付?因为古井的底面在引江济汉河道底部建(筑)基(准)面以下3~5米,考古发掘后的回填若不达标,会影响到河道底部的施工。这部分回填费用国家没有给文物部门,也没有给工程施工部门,因而导致工程部门给文物部门发停工通知的怪象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依法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一再受阻。(执笔:贾汉清、刘建业)

昨日下午5时,记者来到荆州区纪南镇高台村的引江济汉工程河道现场。前夜刚下过大雨,整个河道的河坡和河底遍地是淤泥,裸露的地表呈黄黑色,考古人员已经停止了发掘,几名工人在用抽水机把刚积下的水抽干。

(《中国文物报》2012年9月28日8版)

工人刘昌福是高台村的村民带领工作人员踏着泥泞,走近河底,来到了已被发掘出来的战国古井。在靠近207国道一侧的河道上,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黄色的河道上堆着一块块的黑色泥巴,每堆泥巴旁边都有一个水坑。刘昌福说,“这些水坑就是古井,由于前一天晚上刚下过雨,河底又积了水,古井也被昏黄的泥水给淹了。”

 

仔细一算,三十平米范围内就有7口古井,每两个水井之间的距离不足两米,古井四周都是黑色的泥巴。刘昌福说,这7口古井是今年三四月份发掘的,黑色泥巴都是从井里挖出来的,在泥巴里还可以看到已经碳化的竹子和陶碎片,竹子是井内侧的“护坡”,陶片则是落入水井中的取水陶器,以及围在井口的护围。

据介绍,每口井深约8米,直径约80厘米,井内侧都是竹制的“护坡”,竹子经过碳化变成黑色,从井内挖出的泥土也成了黑色。

发掘过程

四个村子,700口古井

荆州博物馆副馆长贾汉清介绍,自去年冬天引江济汉工程开工以来,他们已发现近700口古井,大致是花园村100口、拍马村200口、红光村150口、高台村200口,这些古井全都位于荆州城北、纪南城南地带,年代为战国中晚期。

考古人员并对其中的近300口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大概是花园村58口、拍马村52口、红光村80口、高台村70口,从这近300口古井中,考古人员发现了木简、陶器、木器、铁器等200多件文物,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

据了解,随着引江济汉工程的开工建设,荆州市考古队对渠首进行调查时,首先在高台发现两座西汉古墓,不久,又在古墓附近发现战国古井群。随后,荆州市考古人员将这一重大发现上报到省文物局,从今年3月份开始对高台村的古井进行抢救性发掘。“昨天刚下过雨,今天没有进行发掘,明天会继续”,贾汉清说。

由于这些古井位于引江济汉工程河道上,发掘过后,当工程完成,这些古井将淹没在深水之下,再次隐身在水下。

古井群反映楚国纪南城商业发达

究竟为何会出现如此密集的古井群,当时这里是做什么用的?此问题引起了很多猜测,昨日,荆州市博物馆副馆长贾汉清表示,“古井里面有许多汲水用的陶罐,说明这些都是生活用井,而又如此密集的生活用井,说明当时这里人口非常密集”。

古井群所在地为战国时期楚国的都城纪南城,“当时人口密集,商业发达”,这些水井主要供四种人使用,一是当地的常住居民,二是来往的商旅,三是一些驻军,四是手工业,包括冶金冶铜。

贾汉清介绍,古井群之所以如此密集的另一个原因是,古井损坏、水源枯竭后,古人在附近另打新井。古人所使用的竹圈井和陶圈井寿命有限,只能使用二三十年,不如现在砖头砌的,“井圈损坏后,井壁上的泥土很容易落入井水中,造成井底淤积、水质下降等问题”。

对于井底为何会有文物,贾汉清表示有部分文物是楚人不小心坠于井中,如楚人绑在绳子上用于取水的陶罐,可能因松绑而坠井。除了不慎坠井外,还有部分废弃的井被当作垃圾处理所,楚人会将一些用不着或破碎的铁器、陶器及果核等垃圾扔于井中。

在井中还发现了较有历史价值的竹简和铜匜,竹简上的文字目前还在考证之中,据推断应该是文书之类,而铜匜则是古人用来打水的器皿。据推断,战国末年,楚国被秦朝打败,或许有人在情况危急之时将文书等竹简藏到了井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