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挖单位:新疆省文物考古讨论所  遵义市文物处  定陶县文化管理所   
开采领队:崔圣宽   

图片 1

   
该墓位于山东省定陶县马市镇大李家村西北约三千米,墓地原有三座大型封土墓葬,早年被平毁。近几年历经多次盗掘,给该墓的保卫安全带来很悲惨度。经国家文物局特许,山东省文物考古探讨所、邢台市文物处、定陶县文化管理所联合重组灵圣湖墓葬开采考古队,2010年10至今对该墓葬举行清理发现。

图片 2

  
   
墓葬现有封土分两片段,大旨部分位于墓室上部,成多层台基式,平面基本呈方形,逐级上收;外围铺以斜坡式堆筑夯土封护,封土直径约150米。从夯窝判断,所用工具为平头夯具,直径约5~7分米。多为集束棍成排成列夯筑。
  

图片 3

   
该墓葬属于“甲”字形大型木椁墓。墓道斜坡式,东向,两侧带有二层台。墓坑近方形,边长贰七.8四~2八.四陆米,四壁板筑而成,属于地上墓坑。墓坑开口四附近缘分布2伍个等距的柱洞;墓坑上部封填有厚一米多的细砂及青膏泥。墓坑内四周积砂,积砂槽内有1二根与外界柱洞相对应的立柱。

全文阅读

  
   
墓室近方形,边长约二叁米,顶部及周边用青砖垒砌封护,顶部两层青砖下,有绳编写制定的薄木板覆盖着墓室顶部第二层枋木。木椁墓室包罗黄肠题凑、回廊外10个小内人、回廊、前室、中室、后室以及前、中、后3室的九个耳室、各室间甬道、四个路子。前、后室耳室各有一个壁龛。中房内有一漆棺。整个墓室结构南北对称。外围的黄肠木近贰一千根,长1.1五米。各侧室壁皆为黄肠木垒砌,长70毫米,共1200陆根。回廊内、中室四周也由长1.一伍米的黄肠木叠垒,共241贰根。黄肠木皆是三根薄枋木穿榫连接成一组。椁室顶部垒砌5层宽窄不均、厚30~40分米的枋木。木质量保证存较好,木材总的数量约2200余立方米。经开始判定木材系列,椁室顶部伍层枋木为楠木及硬木松,黄肠木属于柏木,棺为梓木。

原来的作品刊载在《考古》2011年第8期 我:江苏省文物考古斟酌所等

 

图片 4

 

墓葬全景

  
   
封护墓室的顶部及大面积的青砖皆草拌泥质,绝大诸多砖上都有朱书、墨书、刻划文字以及符号、模印纹等,文字内容绝大多数是真名,另有微量“山阳昌邑东炀里”、“平昌里”、“八十贰数”等地名及数字。开始观望,砖上涉及的人名姓氏达30余种。

  
   
墓葬内开始展览密切的筛选清理,未有意识任何可活动文物。但在中室门口甬道外口底板下发掘壹木板覆盖的装备坑。坑长5三、宽30分米,其内放置一外围缝制丝织品并用横竖丝带捆绑的竹笥,竹笥内叠放1件女士汉袍,汉袍颈背部用十字花丝带缝系的玉璧。玉璧为青玉质,直径1八.陆分米。竹笥、汉袍、玉璧保存完好。

 

图片 5 

 

竹笥

    早先认知及意义  

    一、关于墓主人难题  

 
   
从当下清理墓葬意况来看,除出土带有文字的青砖以及器械坑内出土女士汉袍外,还并未发觉评释墓主人的逼真的证据,只能轮廓从“黄肠题凑”墓葬形制结构以及北齐定陶历史文献中搜求墓的时期及墓主人音讯。
  

   
近年来青砖上文字有“丁明”、“丁子明”等人名。在西魏当下只有刘欣刘辛时代其舅大司马为丁明。结合定陶汉墓的皇陵结构以及出土青砖带有多量草书兼隶、小篆体文字衍生和变化时期特征,决断该墓葬的年份应属Yu Liang国末年。

  
   
该墓葬规模比往年开掘的宋代诸侯王“题凑”墓都大。墓室大致方形,象征性的多个门路,体积巨大的木材量,以及题凑棺椁用材制度,都严丝合缝“黄肠题凑”那种太岁葬制的特征。封土总中度约1八米,无疑都属于诸侯王级的天性。

      
   
定陶地区,从东周到唐代径直都以膏腴之地,地位堪比关中京畿地区。西楚时期定陶间续隶属东魏、济阴国(郡)、定陶国。称王者有梁王彭仲、刘恢、吕铲、刘揖、刘武,济阴王刘不识、第壹定陶天子刘嚣、第3定陶国一任汉恭皇汉恭皇、二任王刘欣、3任王刘景。唐宋的初期都城在梁孝王刘武前皆都于定陶。《汉书》载,彭仲因谋反被诛;刘恢后徙秦国为王,因悲思爱姬自杀,吕后感觉用妇人故自杀,无思奉宗庙礼,废其嗣;梁王吕产为国相没就国,被朱虚侯章“杀之御史府舍侧中”;梁怀王揖入朝,因堕马死于长安,无子嗣,国除。文帝甚爱之,能不可能葬于定陶甚为疑问;济阴哀王刘不识立一年薨;楚孝王刘嚣,甘露二年立为刘康,三年徙楚;汉恭皇刘景,哀帝建平2年(公元前5年),徙封为信都王。以上各王因谋反、私怨、徙封等其余原因皆不可葬于定陶。据此,该墓只有汉恭王汉恭皇及其王后可寻。

  
   
定陶共王汉恭王:据《汉书》载,河平4年(前二5年)至阳朔贰年(公元前二3年),共王康薨”。虽则成帝在恭王生前“遇共王甚厚,奖赏10倍于它王”,但汉恭王徙封到定陶为王仅三年,建那样规模的重型“黄肠题凑”墓,并非易事;且不属于定陶国辖区山阳郡(国)人是还是不是插手为其建墓亦有疑问。

  
   
汉恭皇后丁姬:《汉书?成帝本纪》载:“建平贰年(前五年)12月乙卯,秦始皇生母丁氏崩。上曰:朕闻夫妇一体。诗云:『穀则异室,死则同穴』。昔季武子成寑,杜氏之殡在西阶下,请合葬而许之。……赵姬宜起陵恭皇之圆。遂葬定陶。发陈留、济阴近郡国伍万人穿復土;《汉书?外戚传》载“遣大司马票骑将军明东送葬于定陶,贵震湖北”;哀帝以武周“天子之制”出殡和埋葬其母丁姬,用“梓宫”,着“珠玉之衣”。因而,丁太后死后以“黄肠题凑”葬制葬于定陶应为可相信。“山阳昌邑”等地名正迎合“发陈留、济阴近郡国50000人穿復土”之言。山阳郡(国)在南齐至晋时代间隔沿用,昌邑很超越一八个月华皆为郡治所在地。元、成、哀帝时代,元朝早先时期外戚专权,王氏与傅、丁氏间的冲刺甚为激励。致使王巨君秉政后,毁傅、丁两太后坟冢。《汉书?外戚传》多有记载。但对此丁太后的始葬地与《汉书?成帝记》所载相悖。但“烧燔椁中器械”,“更以木棺代,去珠玉衣”的毁墓进程应为可信赖。此后唐宋郦道元《水经注》载:“济水又东南迳定陶恭皇陵南,汉哀帝父也。……今其坟冢,巍然尚秀,隅阿相承,列郭数周,面开重门,北门内夹道有崩碑2所,世尚谓之丁昭仪墓,……丁姬坟墓,事与书违,不甚过毁,未必一如史说也”。由此,王巨君对丁后墓的毁损,大要应首假若将墓中的随葬品清除、去掉玉衣、替换木棺,而墓外的陵园及别的设施并非毁之殆尽。正迎合M二的挖沙清理只有木棺,无玉衣,陪葬道具等情状。

  
   
其它,《定陶县志?封域》载,“左冈寰宇记云,左冈冈阜连属,林木交映,以近左城,故名。相传春秋左邱明父葬处,其旁为汉定陶共王陵,按志左城即古陶邱地”。于今左山寺正好位于该墓葬群南肆华里。假使说此左山即为彼左山,那么该墓地即为定陶共皇陵。该墓地集体全数3座封土堆,M一、M三墓道南向,且离开较近,皆为石室墓。M壹虽则被盗严重,但从出土较多的鎏金车马器以及10余片金箔及其它文物,墓葬规格明显属于诸侯王级,时期属于东汉早先时期。

  
   
该墓葬是山西发掘的范畴最大的木椁墓葬。黄肠题凑的墓葬形制在新疆也是第③遍发掘。在既往意识的“黄肠题凑”墓葬中,该墓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保存最好。从墓室结构初始决断,该墓葬时代属于明清中期。地上墓室的建筑格局;墓坑外围跨度约3六米的柱洞群;回廊内多室以及贰房间壁皆为黄肠木横切叠垒的墓室结构;带有多量朱书、墨书及刻划、模印文字的青砖封护墓室等特色在昔日开采的重型墓葬中身为少见。该墓葬很可能是“黄肠题凑”葬制发展到Infiniti成熟的末期阶段的经典代表。其复杂对称的坟茔结构、考究的修建都体现墓主身份至少属于王一流,但其规范又可想而知不唯有过去意识的同一代大顺诸侯王墓,那对于推测墓主人身份和汉恭皇室与后快译通朝的关联有着至关心保养开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