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以高中毕业通过韩国司法考试宋佑硕辞去法官工作,为了赚钱儿成为一名不动产登记的律师为开端,讲述影响并改变他一生的三次庭审。

那位把“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的辩护人,坚守着自己“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放弃”的信念的宋佑硕,在孤单曲折的过程中,维护了对“公权力捏造出来的事件”裁决的公正性。
一个人聚合成一群人,可以是几分钟的事情,也可能要历经长达数十年的时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民众逐渐有了人权的意识,他们为自己发声——“忍受这份冤屈是我们所有人莫大的罪过”,这个国家似乎才走上了正轨。
夜不能寐,夙夜难眠,从辩护人到辩护人们的集体却在这“流水十年间”壮大。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就用这部电影的核心台词收束全文吧:

最开始他一心赚钱,到处发名片,成为律师界的笑柄。后来,他赚到了足够的钱,搬进了楼房,被别人嗤之以鼻的不动产登记业务也开始被其他人模仿。

“即使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会孵化越过岩石”。

宋佑硕带着妻子来到他七年前欠过饭钱的猪肉汤饭的大婶家,想要用钱补偿大婶却被拒绝。于是,他几乎天天去吃猪肉汤饭,直到有一天,喝醉闹事被大婶生气赶了出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臻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许久不去,再次见面,却是大婶的儿子朴镇宇被军政府陷害为赤色分子,大婶走投无路,找上门来。

宋佑硕一心赚钱,原不想触手这种黑暗的与政府的较量中,在确切得知这件事后,义无反顾,一夜未眠,坚持做这些被告的辩护人。

图片 1

正如影片中所言,他一脚踹开了他安稳的生活。

他放弃了安稳的生活,甚至同样放弃了让事务所飞黄腾达的机会,甘心去对抗强大的军政府。

我所看见的,宋佑硕律师的转变,是从一个以法律职业谋生的人向一名法律人的转变。

庭审开始前,检方和审判长的交流,显出宋佑硕的无力。

第一场庭审,被告人绑着被押出庭,辩护人宋佑硕在庭审开始前精彩地援引宪法第26条第4项,指出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任何把被告人当犯人的法庭习惯性行为都无法被他认同。审判长被迫宣布让被告人入座。后来他的辩护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使得庭审被迫结束。

图片 2

在军政府操控陷害的情况下,依然走法律程序,公开审判,允许媒体到场,坚持程序正义,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法治框架。

第二场庭审中,旁听变得遮遮掩掩,宋佑硕红了眼地提问证人。他既然选择了辩护,便没想过放弃,他坚信他们是无罪的,拒绝了任何的妥协。

不管国安法是否合理合法,但在这几场庭审中,确确实实是法与法的较量,是对法律尊严的尊重。

最后一场庭审,尹中尉出庭作证反被陷害,无罪辩护最终失败。

图片 3

大婶说,宋律师,你已经尽力了。

图片 4

法庭之内,可能是军政府胜利了,法庭之外,毫无疑问是宋佑硕的胜利。同他一起辩护的律师由对他不屑一顾到坚决地站在了他的身旁。

从始至终,无论是发名片拉业务赚钱,还是因为为“赤色分子“辩护儿被人群围攻,他都坚持了自己。

本片最后,宋佑硕一身白色囚衣,含泪微笑。

图片 5

釜山一百四十二名律师,九十九名站在他身后为他辩护。他牺牲了自由,换来了无数法律人的觉醒。

图片 6

最后,以他的一句话作结。

“在市民无法行使自己法律权利的时候,作为法务人员,我更应该走在最前面。”

图片 7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loma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