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证人所说的国家到底是什么!?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项!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家,所有的权力都由国民产生,国家即国民!但是证人毫无法律依据,一味强调国家安保,就把国家镇压践踏在了脚下!证人所说的国家只是强制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难道不是吗?你是让善良无罪的国家生病的驱虫,军事政权肮脏的帮手而已!”——《辩护人》

      导演: 杨宇锡
      主演: 宋康昊 / 吴达洙 / 金英爱 / 郭道元 / 林时完
    本片是韩国电影对近代历史题材的一次成功的改编和制作,对并不遥远的记忆人们总还在众说纷纭,历史还没有定论甚至当事人也还在世,碰触这样的题材总需导演心中有一个尺度和底线,毕竟电影不是纪录片,电影要讲好故事,要给那怕不了解这段的观众来塑造人物,本片的成功之处正在于拍出了这个历史事件中人性所共同的一种情感,在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后仍然令人感同身受。
    《辩护人》看似法律题材的背后,导演所要表达的是革命的精神,但电影巧妙的从人物入手在主题周边将故事的线索铺开,不紧不慢的将事件层层递进,影片甚至能很清晰的分为三个段落,从影片开篇对宋律师人物的塑造开始,到他出于良心为受迫害的学生辩护,最后是他“以身试法”为了民主的不顾一切。故事的脉络清晰明了,人物在发展中转变的合情合理,虽然最终的不顾一切仅仅是作为影片的结尾点到为止,却是本片的点睛之笔,导演以此将本片最终的落脚点放在了更宏观的历史层面,既非一种私人情感的渲染,也非为法律的真谛正名,而是将故事放在了对自由民主的斗争之上。尽管不知道在韩国历史上这个事件能否算是韩国的资产阶级革命,但至少从影片所传达出的信息看来宋律师的奋不顾身至少对韩国民众来说有民主思想启蒙的作用。
     宋康昊所饰演的宋佑硕是本片贯穿始终的主线,一个人物串联出一个事件是所有影片都能做到的,但用一个人物反应一个时代表达一种精神则是本片导演技高一筹之处。从宋律师身上能解读出一个与今日印象全然不同的韩国社会,高中毕业招致的冷眼,在生活中挣扎着唯利是图的性格,都是这个人给观众的最初印象,如今的韩国或许已经发展了,却一不小心反应出当前中国社会的病症。在叙事过程中,导演的沉稳可谓是出人意料,影片前半部完全是对于宋律师个人的塑造,宋康昊的个人魅力撑起了影片,在没有什么冲突和悬念的前半部分依然能牢牢吸引观众的就是宋康昊出色的演技,宋康昊在影片前后两部分将人物的两种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美中不足是对于这种转变无论是从整体剧情还是从人物内心都没有给足充分的理由,在这个人物内心挣扎的点上导演处理的有些草率,仿佛是从如沐春风到疾风骤雨的瞬息万变,观众能接受却会感到些许的突兀。
     从学生被捕开始本片的节奏急转直下,法庭的据理力争无疑是本片的重中之重也是最为精彩的部分,导演的这段叙事异常紧凑,情节步步紧逼着观众的神经,宋康昊在法庭上的咆哮是一种声嘶力竭的控诉,本是力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想却成了对民主与人权的斗争。在这个段落中宋康昊的台词是导演表达思想最主要的武器,但考究的台词很有层次的将影片的深意传达给观众,而不是一股脑的将某种情感或者思想不由分说的倒给观众,本片主旨经历了几层的递进,最终是以法律之名,捍卫民主的正义。
     《辩护人》是韩国电影一次成功与成熟的展现,在历史与虚假之间找到平衡,在严肃与娱乐之间找到平衡,《辩护人》不失可看性的同时也具备了难能可贵的思辨。

国家公权力的代言人为车东英将军,影射的是全斗焕军事独裁政府。独裁政府以违反《国家安全法》等理由对釜山地区的9名大学生进行无证拘留,并进行刑讯逼供。为了让9名大学生不至于在刑讯中死去,车东英从部队里调来了一名军医(中尉级别),在吊打、殴打、捆绑、饿、烤、冻、晒等刑讯措施后,对大学生进行医治。当军医从部队调到釜山秘密刑讯处,车东英说:“国家有我们这些人的守卫,才得以如此安宁。”

作为一名出身不好的律师,宋宇锡一直被他人所诟病,但却能够始终如一地捍卫自己的信仰。律师界嘲笑他是夜店小弟,敬仰的学者说与他不是一路人,报社的同学呵斥他只是会挣钱而不关注社会的饭桶,甚至有恩于他的面馆老板也痛骂着他。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宋宇锡空闲时间唯一的娱乐方式是玩帆船,说,88年韩国要开奥运会,但奥运会规定帆船运动员必须有自己的船,而韩国还没有人有自己的船,自己要为国家做点贡献。这种自娱自乐的生活是影片的锦上花,而真正令人钦佩的是这名税务律师在接触了赤色事件的被害大学生后,受到震动并为这9名大学生做辩护。当时,在整个釜山,没有一名常规的律师敢为这9名大学生做辩护,大家都心知肚明:牵涉到国安的赤色事件案是掌权政府的意思,为之辩护必将身败名裂。宋宇锡接洽过的一家韩国十大建设公司之一的继承人曾说:“我是比谁都希望我们国家正常运作下去,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您知道我有多羡慕美国的民主主义吗?但是那些人,那些冒死把人往死里打,利用暴力把政权拿到手的人,跟他们讲美国式的民主主义,他们能听吗?那帮人只能用武力推下台,不是用对话能沟通的。民主和市民运动,那都是资本中产阶级市民用武力得来的,问题是我们国家的中产阶级想发起革命运动……我们的国民现在还不到时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途城青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部改编自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电影,以1981年釜山鹤林事件为大背景,叙述了韩国国民在面对国家独裁政权压迫时的无奈与愤怒。按“蛋糕理论”,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需要有人去专门处置公共事务,每个人便从自己的蛋糕中切出一点点蛋糕给“国家”,享有公权力的“国家”便慢慢形成了一套系统的公权力行使体系包括暴力机关。关于“国家”的权力行使,最普世的理论便是卢梭的“法无授权不可为”。公民赋予国家以公权力,并不是国家可以滥用权力的手段。当民主与正义成为空谈、恐惧和绝望弥漫在各个角落,有些人选择了沉默,有些人选择了爆发。

影片的主人公宋宇锡,毕业于釜山商业高等学校,未念大学。高中毕业后,宋宇锡便干起了搬砖的工作而且结了婚,但私下在准备司法考试。在韩国,司法考试的通过率一般在3%以下,所以宋宇锡考了几次都未能考上,也没有挣足养家的钱,便将考试辅导书卖给了书店老板。当儿子出生那天,宋宇锡匆忙从工地结了工钱就赶去医院,询问到妻子的病房后在水池洗了一把脸就跑了过去。听见儿子呱呱的哭声时,见丈母娘微笑地在门口迎接他:“姑爷,医药费我已经付过了。”时值夜晚,宋宇锡便去了一家面馆吃晚饭。当看到少年时的林振宇(面馆老板的儿子,后来是赤色事件的被告人)趴在地上写作业时,宋宇锡看着手里拽着的仅有的500韩元,吃完面后迅速地不结账便跑了。宋宇锡敲开了书店的门,用本应该支付晚饭的钱买回了自己卖掉的书。把一捆书拿到河边时,翻看到了自己曾在书的侧面写的座右铭——永远不要放弃!

这些是影片的前半部分,只能算是一种铺垫,因为真正精彩的部分开始于赤色事件(即韩国釜山鹤林事件)的发生。几名在校大学生在一起阅读讨论共产主义的书籍(政府鉴定为“禁书”),被国家安全机关屈打成招,并“陷害”一名姓金的民主派教授。

赤色事件最后以双方的和解而告终,检方答应两年后便释放被害人。后来,宋宇锡为了捍卫国家的民主与正义,经常组织游行示威活动,最终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被起诉。影片的结尾,釜山144名律师有99名在开庭那天到场为宋宇锡作辩护。

该影片2013年在韩国上映,2014年在美国与中国香港上映。

数年后,一名四处发名片的宋律师出现在影片的画面中。受政策的影响,宋宇锡干起了不动产登记的代理,并因此发家致富。但在那些名校毕业的律师们的眼里,他只是一个没上过大学的暴发户,像夜店的小弟。然而,影片的一个转折点也在于此,其他的律师见宋宇锡的业务挣钱,也都纷纷改向了不动产登记的代理。最为显著的便是原红圈律所的朴东浩律师做了宋宇锡的跟班,而宋宇锡给出的条件是将红所开的30万月薪眼睛都不眨地开到50万。后来,不动产登记的代理做的律师越来越多,宋宇锡便利用高中学的知识,转做了税务律师。

在三轮的庭审中,都是对民主与正义的大讨论。第一轮庭审,仅有控辩双方对质。检方冠冕堂皇地将被告大学生的供述作为起诉证据,法官亦准备孤证定罪。第二轮庭审,宋宇锡申请车东英出庭作证。车东英在宣读完证人誓词后,一直以《国家安全法》为盾,不仅不承认刑讯逼供作伪证,还处处紧逼宋宇锡,并一再引导众人嘲笑他:“等你学好了《国家安全法》再来吧!哈哈。”第三轮庭审,当一切看似无力回天,刑讯逼供的见证者即那名军医站出来替被告人作证,其所作陈述震惊了在场的各路记者。但真的可以如此轻易翻案吗?答案是否定的。当场,车东英便找来了宪兵队拘捕军医,说词为:擅离部队。

影片中的庭审部分,每一句台词都十分经典。无论是对民主与正义的论证,还是对独裁政府对人权的践踏的猛烈抨击,都是令人起起敬的辩护词。暂且不说法院是否有司法审查权特别为该影片中提到的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但真正的民主与正义,皆是前人毕生精力所奋斗的方向。前天的齐斌老师的审判实务,老师便提到,律师不是公正的化身,但应当捍卫公正,并因此而拥有成就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