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社会好像已经习惯了委曲求全地去忍受这一切。

2010-10-5 18:01
早已忘记了当初美好而幻想的想法,原来有些事真的不可强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当然就有了不同的观念,不同的选择生活,不可强加,不可强改。唯一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就说说,其它的就真的不关你事。如果觉得和你有关,那恭喜你,你在自寻烦恼。要知道理解你的人,不说不用解释,也应该是点到为止吧。不理解你的人多说只会让其厌烦。当这时,你还会愿意坚持你原本的美好的想法去挑战你的忍耐吗?如果说还会的话,那你就是神人或是圣人,更应该说就不是人(普通人)­
也许后面的话有点偏激,但我可以说,这觉对是你所想,如果不是那你也不会把我的文章看到这里。如果不是,那我又不得不说那句偏激的话了。好了,话不讲远。人呀,活过来,当然最终还是死过去。这一来去,承载多少你的经历和想法,旦凡你想法有多简单多看似无用,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以人为本的社会里,你是被尊重的,至少你自己应该当回事,因为那属于你的心情或是想法,更进一步是你的生活一部分。扯了这远无非要告诉你的是,你不是别人,当然别人也不是你,你是一个个体,应该有自己所想的一切,只是你是否愿意。­
有句话叫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当然在这个世上没人能完全做到,这也只能当作有时候的激奋话语,因为我们确实有时候需要这一点。说句题外话,难道所有标榜人物的言行就对吗?我们的社会,能取其用尽其用,不能用就弃之。走自己的路,难免会走过别人走过的路。在别人的路上别人的言语,也许是经验,那是对他而言,对你不一定就合适。走着走着,我们就会和别人不同道了……­
志不同,道不和,不相为谋。谋,它是有利益的。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没人逃脱得了利益。把话说美好点,哪个人都想我们能不能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但是,我们都知道人是自私的,也就把别人想自私了。所以总是有种先下手为强的手断支撑着单纯的利益。当然,没有利益也是不行的,关键要看它背后是否隐藏着一把可怕的刀。从这个方面来说,有时你会觉得和你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也多少会利用这点,这是可怕的,当然也是正常的。至少也让别人找点平衡,有时的看不惯完全可以说是你没而已。­
这世界看似平静,却随时可能引爆。因为有人的不同想法掺和,达到无法理解的地步。甚至你觉得你完全远离人群,远离世界。其实我更相信,每个人会对此有自己的看法,也许每个人都觉得不搭调,这只是你的想法或是无奈。相信有你的同类吧。­
其实以上的想法本来就可怕,原本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可是还觉得我也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自认为这也是人的想法。自恋是有点,但你不觉得真吗。想不通和想得通人事的人都听着:这世界,物以类(这个类可以是认何,包括利益等)聚,人以群(同类)分。理解这世界吧!回过头来,一切是如此的简单,只是我们想复杂了……理解至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鱼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视报纸都不能信的话,还能信什么?

主流媒体可以轻而易举地占领社会的发言权和思想走向,因而也被喻为“喉舌”。对处在金字塔中下层的基数广大的群体而言,报纸里说的、电视里说的,就是真相。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就是被牵着走的听话的傀儡罢了。

彼时的宋佑硕是这么想的,法堂上的法官、公诉人等也是这么想的。一个是事不关己的愚昧,一个是置身事外的冷漠。法堂上的众人似乎都默认了,这不过一场走马观花的形式。学生们在他们眼中已经是无法翻盘、毫无争议的犯人。这里有两点:第一,法堂众人相比于普通大众,属于思想在更高层次,有能力独立思考的人。第二,他们清楚何时要乖乖地跟着控制的方向走,并且成功表现得十分听话。有抗争的能力,却选择沉默。

宰杀笼子里的猴,众猴总是瑟瑟发抖地后退着,一边拼命地将那只被选中的猴子推搡出去,直到最后一只猴也被宰杀,得以灭群。每只猴子都是在选不到自己的侥幸心理下苟活,能多一天是一天。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被群灭不过早晚问题。它们的选择将种群推向绝境。人类这个族群又何尝不是如此。文明出现的几千年历史中,多少次是被带头的英雄人物拉扯着牵引向另一个方向,使人类文明好歹生生不息了这么多年。

以卵击石,蜉蝣撼树,螳臂当车,这些形容不自量力的词,在我看来倒多了几分悲壮。即使面对死亡,也毫不犹豫的击石的鸡蛋,撼树的蜉蝣,挡车的螳螂,如果他们有思想,大概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吧。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定,也是位令人敬佩的英雄。

我们缺的,就是自主思考的独立大脑,和站的起立得硬的脊骨。

对于宋佑硕来说,他还有别的看法:“你的思想太偏激了。你为什么对社会有那么多不满?”

宋佑硕看起来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没有多高的学历,没有多大的成就,中年,好不容易过上了不那么拮据的生活,挤在条件并不太好的房子里,家里有妻子和两个孩子,喜欢看漂亮的年轻女人。一点点的精明让他通过不动产登记业务发了大财,事业青云直上,短时间就成了釜山律师界的风云人物。名声大噪后的他常拿自己的高中学历出来说事,以此自显学历虽不高,还是能成番大事业。就像个吃惯了苦头的人,咬咬牙进城里最高档的酒店吃了顿饭,把盘子上的汤汁都要用面包吸干抹尽。他的层次被学历限制,脱不了身上一股市侩的气息。在大婶打烊的时候推门而入,以“专门来看大婶”的理由逼得人家不得不重启炉灶准备食物。是不是很眼熟的场景?无处不在又无声无息的道德绑架,将对方置于无法拒绝的境地。饭间,宋佑硕和身职报社记者的高中同学产生了口角。这场戏里,没有思想的小人物被描摹得淋漓尽致:“考上首尔大学,也只会进行示威,当赤色分子,抓他们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对的?”“电视报纸都不能信的话,还能信什么?”

距离三星爆炸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老回仍然在与三星对峙。“以卵击石”?放眼社会,面对强大势力敢于站出来以卵击石的人实在少数,而站出来的那些人,还得面对诸如“有什么用”“白费力气”这般话的打击。

必发365娱乐官网,明明这样可以也还过得下去,为什么要费精力去想着改变什么?即使已经快过不下去了,忍一忍也还是可以的嘛。从某个意义上说,这就是大部分人明哲保身的法宝吧。反正你做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就这样算了吧,日子还是得接着过,不能这样就活不下去了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