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开头时打出字幕说,本片“以真实人物为背景,但内容是虚构的”,着重点出了电影与历史之间微妙的关系。也让我们意识到影像与历史,娱乐与政治如何取得一种合理的平衡。
至少在这部影片中,电影成为了大于电影的艺术,超越电影本身的存在,承载了很多不堪重负的历史。导演杨宇锡或许是觉得历史太沉重,在影片前半个小时制造出了一种轻喜剧的风格的假象,无论是配乐、节奏和风格,这跟后面的风格转变形成强烈的对比,反而更加凸显出一种强烈的历史宿命感。
宋康昊在片中凭借亦喜亦悲、大开大合的表演诠释了一个前后情感跨度巨大的角色,将一个原本唯利是图的税务律师走向人权辩护道路的心境转变生动呈现。

 文/梦里诗书

《辩护人》取自真实人物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故事,面对暴力与不公,一位律师以一己之力对辩整个阴暗的社会体系,法庭之上直言法律有病这看似以卵击石之事,但却如电影中以卢武铉为原型的男主宋佑硕所言“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有生命。石头最终会化为沙土,而鸡蛋孕育的生命总有一天会飞越石头。”这咋听诡辩的逻辑,恰是诠释了电影的支点,卵何以不能击石。

电影的故事聚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韩国釜山,出身贫寒仅高中毕凭借自我努力通过司法考试的律师宋佑硕,是一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图把钱赚的税务律师,后来初衷也仅是为报亏欠饭店大婶的恩情,才参与到被控左翼社团而遭逮捕大婶儿子的辩护上,但金子在哪总都能发光,一个人若心拥善良与正义若金般可贵的秉性,其欠缺的仅是照亮光芒的引索,看到被屈打成招的孩子辩护团队中唯有他敢于直言,当发现其对抗的是整个不公体系的阴暗时,当合作的企业迫于政府压力提出不放弃辩护就终止合作时,更没有退缩,仍能慷慨激辩,直言违背宪法根本政府国安法的诟病,谴责抗议审判的不公。宋康昊饰演的宋佑硕这个开篇中唯利是图仅望独善其身的律师,他在电影中走向对不公为民与国而辩的历程,并非一种心态的转变,而更是在那深藏与内心深处正义感的觉醒。

这是一部颇为讨巧的作品,电影伊始便以声明“以真实人物为背景但内容为虚构”,这种立足真实,剧情却得以突破固有桎梏的手法,对于这部电影中的运用可谓是恰到好处且必须的,抛开电影原型深陷受贿丑闻而自杀以明清白的前总统卢武铉这颇具争议的人物不谈,其原本的真实事件也欠缺电影所需的深度,包括电影最终釜山99位律师为因呼走民主举行集会被抓的宋佑硕集体辩护这电影最为动人心弦的一幕也系杜撰,但这一系列因电影需要的填充,对于这部作品而言并未画蛇添足,相反更加升华了以卢武铉为基础男主宋佑硕形象的生动鲜活,与家人的点滴,与饭店母子的羁绊,与沆瀣一气迫害民主自由公检法顽强的抗争,正也是诠释了石虽硬,毫无生气,卵虽薄,拥有生命,这种虽是羸弱但仍对不公抗争的精神,亦是这部电影最为动人所在。

纵观近年的韩国法政题材电影,以难用佳作频出喻,近乎每一部都是惊世骇俗之作,直击本国法律缺陷的命门,从《熔炉》到《七号房的礼物》,在到这次谈到的《辩护人》,电影最终并非要给观众一个明示的答案,结局更非皆大欢喜,但每一部作品却都能给观众以思考,甚至最终可影响国家修改法律,这些电影中的主人公皆如累卵,岌岌可危,势单力薄,而所面对的无不是势大权重的个人甚至是法律本身的固疾,这单靠电影主人公难以撼动的顽石,注定了电影作品悲情的基色,但电影却如一扇大门,使更为广大的民众透过电影看到了这固疾顽石,当众志成城,看似无以撼动的顽石也就变的不足为道了。

时隔33年在《辩护人》公映后,韩国法院重新对当年无辜的孩子给予了拨乱反正的无罪宣判,电影在现实的延续,卵最终得以破石,这是一件别国事,但它透过电影给予人的感动却是献予所有人的,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弱如累卵,却获拥擎天撼地的力量,这力的源泉便是人类有史至今,恒古不变的真理—正义。
(转载须注明:原作者梦里诗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