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是个胆小的人,尤其害怕警察,因为常常被父母恐吓:再闹,再闹小心警察叔叔来把你带走。虽然在成长过程中看到的很多电影很多新闻塑造的警察都是正义的象征,但这种恐惧还是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甚至在大学也略有残余,不知道是因为小时候长期的积累形成了条件反射还是真的就很怕警察。

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大学之后,总想着自己写一篇小说,想写自己这十几年来的所见所闻,以自己为原型,写我的心路历程。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简书,感觉自己要提笔的兴趣越来越强烈,总感觉自己现在想了很多以前根本没有意识到的东西,我不介意我的这本小说没有人喜欢(因为我的文笔并不是很好,但喜欢思考问题),我只是想把它写下来,让自己更清楚的看懂自己,真的不想糊里糊涂的混生活。。。。

        后来我发现,我怕的不是警察,而是莫须有的罪名压到了自己头上和公权力的滥用伤害了自身利益。

        借用其他人的评价:“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最为可怕的,就是认定自己是在用暴力声张正义的人,比如影片中的警官车东英,特别是当他们所认定的正义在政府为背景的权力的支持下,手无寸铁的公民用一个词来形容就可以了,任人窄割。这种人从来不会少,不然为何坊间有“警察比流氓更像流氓”这种话。城管打人,暴力拆迁流传多少年了,真的是屡见不鲜。”

        而简单来讲,这部电影就是讲了这样的人和反抗者之间的对抗。但它最终还是塑造了一个优秀的反抗者。人生不可能永远都有太阳,但是不能因为黑暗而放弃了对光明的努力与坚持。

        这就像是影片中的宋律师。他不是绝对的正义者,他并不道貌岸然。他也是投机者,只是,他更有良心,更柔软,更坚毅。
 
        电影前半段塑造了他的人生——坚持不懈,永不放弃。他从一个司法中专出来搞水泥工,连饭都吃不起,到7年后买下自己亲手涂水泥的公寓。这不是励志的故事,这只是一个努力的投机者的际遇。本质而言,他和房地产中介的骗子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发一笔横财,各种土豪功利主义者的嘴脸。

        而电影的高潮则是在最后那半个小时的辩护。随着不断的了解深入,一个由权利堆砌的“真相”和“官官相护”的法庭逐渐出现在宋律师眼前,而宋律师也确实有勇有谋,依法辩论,舌战群儒,每一句都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在此借用一句,“国家,证人所说的国家到底是什么?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项,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家,所有的权力都由国民产生,国家即国民。但是证人毫无法律依据,一味强调国家安保,就把国家镇压践踏在了脚下,证人所说的国家只是强制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难道不是吗?你是让善良无罪的国家生病的蛆虫,军事政权肮脏的帮手而已。”

        这样的辩护戏,完全算得上我看过所有的律政片中的前十了,但,辩护的再精彩,再激动人心,再热血,最终,还是皈依了现实。并不是证据不够,只是设定的“真相”就应该是这样,相反,如果剧情真的让宋律师翻案,这电影反倒索然无味了。

        到这里我不得不略提一下车东英警官的设定——一个获得了国家嘉奖的警察,一个自身利益紧密联系在当权者而不是民众身上的警察。最值得关注的是他走出法庭时昂首自傲的神情,像极了畏上欺下、完成了主子交下来的任务后一脸得意的奴才。还有他脸肥体胖的身材,也不知道是不是隐喻了膨胀的公权力。

        直到影片的最后,当全釜山144名律师中的99名都站出来为宋律师辩护时,才算是电影中民主运动的开始,才算是“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的开始,才算是宋佑硕的胜利。

        影评的最后,也算是巧合吧,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刚好看完了《Legal
High》的第二季,雅人大叔饰演的古美门律师在第九集也有一段关于民意的论述,刚好与这部影评说宣扬的民主主义相悖,而更偏向与对多数人暴政的批判,我引用醍醐检察官和古美门律师的一段辩论——

  醍醐:真是迂腐啊。法律绝不是万能的。弥补法律不足的是什么?正是人心。因为犯罪的是人,裁决的也是人。顺应大多数人的想法,使枯燥无味的法律充满血性,才是人间正道。陪审员审判正是它的产物。本案中,人们做出的决断,便是安藤贵和应当被处以死刑。为了使他们深爱的家人、朋友、孩子们健全的未来。这就是民意。
  古美门:太精彩了。不愧是民意的代表人,醍醐检察官,这番主张说得真是精彩。那好啊,那就判她死刑好了。安藤贵和确实是侵蚀社会的凶恶害虫,必须加以驱除,因为下一个被她俘虏的可能就是你的丈夫,可能是你的恋人,可能是你的父亲,也有可能是你的儿子,或者可能就是你自己。就判她死刑吧,虽然案发现场的目击证词真假未分,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从被告人家中查出的毒药就是犯案的毒药,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有证词表明,现场掉有另外一个疑似毒药的瓶子,都不用管,就判她死刑吧。证据证词都无关紧要,谁让她坐着高级进口车四处兜风,穿一身名牌,每天吃着鱼翅肥鹅肝,所以判她死刑吧,这就是民意,这就是民主主义,多么了不起的国家啊!民意就是对的,大家赞成的事全都是对的,那么,大家使用暴力也无可厚非,群殴我的搭档律师的事,因为是民意,所以也是对的…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

        说这么一茬,倒不是要否定民主主义,只是想说,怎样在民主和多数人暴政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才是我最希望了解的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