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半小时,其实并不算很短,但紧张的节奏常常会造成这样的错觉。

以前经常会大半夜不睡觉,只为听薯片小姐在电话那头叨叨自己深陷的情感纠葛,时不时的叹息,甚至还夹杂着哭泣。以至于时隔多年,我还对他们的故事倒背如流。

    几年前曾经在《看电影》上看到过这部电影的拍摄花絮,据说该影片的亮点完全不同于其它的罪案题材片,并不用鲜华的枪战场面作噱头,而是让演员在一个非常局促的空间内施展演技。

那是薯片小姐在大学里的纠缠到底,所有的一切都与那个叫绿茶的男生有关。

    片中的大部分场景都设置在“曼哈顿街角的电话亭”这样一个狭小的范围内,除了开头和结尾十多分钟的街景戏之外,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都看着柯林.法莱尔手拿话筒,嘴里不停的讲着话。从身穿高级西服、手带名表的自大公关,到一个沾满血水和汗水、濒临崩溃的中年男人,这之间的变化在观众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发生着。

薯片和绿茶是老乡,以前就认识,但并未深交过。上了大学,远离家乡,同样的乡情和孤独,让他们开始有过多的交往。薯片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儿,而绿茶性格开朗,爱搞怪,异性缘极好,应朋友之托,薯片受命照顾绿茶,于是,两人经常一起吃饭逛街。

    如此大胆的设定,即便是在戏剧舞台上恐怕也难得一见,更别提是向来以视觉冲击见长的好莱坞了,此举真可称得上是娱乐流水线上的大胆实验。

在薯片眼里,绿茶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屁孩儿,什么也不懂,幼稚至极,自然也从未对他有半点非分之想,也没看出他对自己有什么额外的好感。以至于那年光棍节,两人如往常一场吃着饭,绿茶突然来一句“该脱单了,要不咱俩凑合一下过个虐狗节?”薯片哈哈大笑,只回了一句“吃你的狗粮吧!”她也以为只是玩笑。

    非常幸运的是,试验成功。对于观众来说,这一场表现手法单一的戏码不但不会因为拖延的太长而令人感到乏味,反而充满了紧张感。紧凑的剧情推进、演员不断变化的情绪、急促的声音,都会产生时间缩短的错觉;主演几次进出电话亭——虽然并没有真正离开——也有打破空间的效果。

可那么敏感的薯片怎么能感受不到绿茶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渐渐地她也开始问自己:“他喜欢我?”当然,她不会直接去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柯林.法莱尔是从此开始,逐渐由偶像明星转化为实力派演员的。他选择了这样一部极端的电影来作为转型的契机,稍有不慎,就会成为一场噩梦。幸好,他成功的跨出了这一步,人物角色塑造的非常真实丰满,整体表现无懈可击。那两道略微下垂的浓眉还给角色增加了几分天然的无奈。

直到一个月后,和薄荷聊天时,就是那个拜托自己照顾绿茶的朋友,薄荷无意中说绿茶和青梅在一起了。薯片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自己被欺骗了,关系这么好,竟然最后一个知道。她忍下心里的不爽,“薄荷说你和青梅在一起了。”“我只是怕你不开心,没敢告诉你,想着能瞒多久是多久。”“干嘛不告诉我啊!我怎么会不开心呢!”

    除了演员的表演之外,影片节奏也很重要。几场戏的衔接、远中近景的切换、主观的摇移镜头,还有分镜头的表现形式,全都精彩绝伦,令人赞叹。

可事实证明,薯片真的不开心了。由于绿茶和青梅不在一个学校,只能一周见一次,所以,大部分时间,绿茶还是和薯片一起,像往常那样。只是到了周末,大家才在一块儿玩。

    背后的主题有点老套,对满口谎言的出轨男人进行恫吓式的教育。好莱坞向来不吝于教化民众,树立正确的道德观,除了他们,也很少有人能把暴力包装的那么冠冕堂皇吧。

习惯对于女孩子来说,真是件可怕的东西。薄荷看着绿茶一点点长大,慢慢成熟,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喜欢上他了。而薄荷告诉薯片,之前绿茶找过自己谈这个事儿,问她怎么办,熟悉薯片的薄荷知道,可乐不是薯片喜欢的类型,让可乐不要再打扰她。这让薯片的心更乱了。她变得不知所措,似乎没有位置在放自己。绿茶已经有青梅了,不是吗?

    一直误以为我下载的是另外一部电影,因为太过滥俗而兴趣缺缺,放在那里很久都没看。今天无意中打开,得到了小小的惊喜。还好,没有错过。

可他对自己也很好啊!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聊天,同学都以为他是她男朋友。薯片不想也不会让自己陷于这种三角恋关系,她明确的把她和绿茶的关系的定义为闺蜜。

什么闺蜜,朋友之上,恋人未满才是真的。

就这么不言不语、不清不楚、不亲不疏度过了三年,大四的时候,薯片忙着考研,绿茶等着毕业。两人没有多联系,也是因为薯片的刻意疏远。在薯片心里,她确实喜欢上了这个陪伴自己三年的男孩儿,也不想再感受把他送到青梅身边的小难过了。

毕业季,这该死的毕业季,让每个人都陷入回忆,那么长,那么远。临毕业的一天,绿茶将薯片堵在了上学路上,“都要毕业了,能不能别闹了。”

是啊,要毕业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放下了吧!

就这样,两人又恢复了联系,有时薯片会坐在阳台上吹着晚风,和绿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毕业离校搬东西,薯片叫了绿茶来帮忙,倒不是因为想借口联系,只是这几年薯片只习惯了和绿茶不客气。搬完东西去吃饭,绿茶突然说“唉,你怎么这么不主动呢?”薯片愣了下,随即给绿茶盛了碗汤,“主动给您盛碗汤,行了吧!”显然,薯片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可绿茶依旧穷追不舍。“主动又怎样,你们能分手吗?”“万一呢?”许久的沉默,“如果有机会,我不会再逃避了。”可惜,绿茶并未听到他想听的回答,只是薯片心里的独白。

毕业前的最后一晚,大家欢聚一堂,吃饭喝酒唱歌聊天。在这整个过程中,薯片都注意到了绿茶看向青梅时宠溺的眼神。他是爱她的,不是吗?

那我呢?

四年的陪伴,一朝的期待,在那一刻得到最彻底的净化。我还记得薯片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哭的稀里哗啦。“我要放下了。”

这场什么都不算的不知道什么,就这么结束了。昨天和薯片聊天时还拿那晚的傻样嘲笑她,“那时你哭成那傻样,吓死我了。”

“玉米啊,差点我就错了,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原来我一直怕错过,可现在看来,正如我第一眼见他,他依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绿茶和青梅才是最配的,幸好我反应慢,要不然,我们现在连朋友也不是吧!那才叫真正的错过,错过四年的回忆,错过很多温暖,错过一辈子的朋友。”

慢一点,想清楚,看清楚,属于你的不会走,不属于你的就放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