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觉得对的事还是做别人觉得你应该做的事是我们常常会遇到的问题。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同时别人也赞成你的做法是一种情况,做自己觉得对的事但别人却不赞同是另外一种情况。第一种情况遇到的挫折和挫败会少很多,有时候别人的赞同会更强化自己的想法,有了周围人的支持,就像帆船航海出航时,只要看到灯塔和港湾一样,有一种无形的依靠,即使走的再远,总不会感到害怕,人们都喜欢在一个有归属和安全感的地方的生存。对安全感的向往是人的天性。否则人们从远古时期到现在,就不会发明房子抵御自然界的风雨,就不会发明衣服抵御太阳对皮肤的伤害,于是住处变成了回归最重要的目的地,外在的装扮变成了自信最重要的表现。第二种情况在很多文学作品中往往以一种悲剧化的形式展现,对悲剧的描述可以是轻描淡写的冷漠,也可以是风雨交加的反对,更可以是摧毁式的用矛盾和绝望组成的对价值观相反的嫉妒和惩罚。看完《辩护人》,显然所有的冲突是第三种,但导演对悲剧的表现却加了一种悲壮式的喜剧精神,更多的是对主角人生和性格中英雄主义的崇拜。即使像这部以韩国近代民主化运动“釜林事件”为背景的电影,我们也没有因为对那段黑暗的军事独裁时期对民主化运动强压和残忍抵制的历史回顾而产生无奈,压抑和绝望感。我曾经说过韩国电影最深喑电影的娱乐精神,把观众在观影时的感官体验中的酸,甜,苦,辣,悲伤,快乐和忧郁都完整不差的回顾一遍。于是观影者仿佛如同坐在一列开往四季彼岸的列车中,沿途中有春意盎然的温暖,也有漫天飞雪的忧伤,有收获的喜悦,更有躁动的激情。

《辩护人》豆瓣评分:9.1(190137人评)

电影中的宋佑硕是一个高中毕业,通过自己努力成为律师的屌丝青年。他灵活机智,从新政策中嗅到商机,以不动产代书业务起家赚到人生第一桶金。让家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当时正值韩国的民主化运动愈演愈烈,宋佑硕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过好自己小日子,唯一的梦想是在88年奥运上代表韩国队参加帆船比赛,为国家争光。但是阴差阳错自己当年欠她饭菜钱的饭店老板娘的儿子因为釜山读书联合会被控为左翼社团而遭到逮捕,更受到残酷的虐待和不公的指控,当年的恩情让他走上了为民主辩护的道路。

图片 1

有时候理性和感性只有一线之差,理性让我们的在一个具有规则和可控的环境中生存,而感性却可以浓墨加彩命运的轨迹。显然宋佑硕骨子里是感性的,而他的人生轨迹也就此改变。不顾国安法事件辩护的潜规则却要打破它为这些被告学生做无罪辩护的他并不是在感情用事,所有人用”理性“在劝他“他希望用民主法律的手段为学生辩护在一个用武力获取政权的国家根本无效,他放弃海东建设的税务案的高额报酬而为这学生辩护不值得”更在面对家人随时受到威胁,律所倒闭的现实问题中他并没有畏惧和退缩,而是勇往直前。如果之前他用所学习的法律知识帮助自己获得了生活的富足和安逸,那么这一次不那么”理性”的辩护却是重新对国家,对法律一次更深层次的认识。而法律在他铿锵有力的表达中,褪去了枯燥和冰冷,转而变成了一种崇高的信仰。当他把“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项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民所有权利都由国民产生,国家即国民”用一种近乎声嘶力竭的声音读出来时,我也早已泣不成声。我总以为国家是一个遥远的词,作为一个异国观影人,却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两字在国民心中的重量,它应该是厚重而深沉的,而不是浅薄无力。

我觉得用我那贫瘠的词汇已经无法形容这部电影的好了,就像看到的一个影评说的(一部电影,看完后,留给人们思考的空间越大、时间越长,电影的张力就越大,价值就越厚重,对人们的影响就会越加深而广。《辩护人》—–我想,当我满头白发时,无论脚下的这片土地变或不变,我依然会记得宋佑硕放弃安稳选择颠簸的理由:想让我的孩子们,还有你的孩子,不要生活在这种荒唐的时代。)对的,这个电影给我思考的空间太大,以至于我都有点懵了,希望长大些,能每过两年,再来看看这部电影,感受又会有什么不一样

“岩石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弱也是活的,鸡蛋可以跳过石头”鸡蛋孵化了生命,生命用崇高的精神延续。这些敢于用生命撞击岩石的人一定是少数,但绝对是值得尊敬和敬佩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