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又想起乔治•奥威尔这句话,历史永远属于胜利者,这是亘古铁律。极权统治者,对政权的狂热,对人性的践踏,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他们惯用生编乱造、文过饰非、煽动民意、鼓吹告发等伎俩,高度操控人们的思想。更谲诈的是,他们利用公权发泄私愤,却冠以爱国的名义。车东英就是这个军事独裁下的傀儡,蔑视现代国家法律的暴徒,一边口口声声嚷着爱国!爱国!一边张牙舞爪对几名无辜高中生,说不定还是未成年人,实施极为凶残的刑讯逼供,坐在庄严的法庭上却面不改色矢口否认,法官、检控方都是帮凶,甚至除却宋佑硕其他的辩护律师也只是来打个酱油,审判只是走过场,法庭亦形同虚设,这不仅是法治史上一桩丑闻,也是政治史上一场黑幕。

那位把“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的辩护人,坚守着自己“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放弃”的信念的宋佑硕,在孤单曲折的过程中,维护了对“公权力捏造出来的事件”裁决的公正性。
一个人聚合成一群人,可以是几分钟的事情,也可能要历经长达数十年的时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民众逐渐有了人权的意识,他们为自己发声——“忍受这份冤屈是我们所有人莫大的罪过”,这个国家似乎才走上了正轨。
夜不能寐,夙夜难眠,从辩护人到辩护人们的集体却在这“流水十年间”壮大。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就用这部电影的核心台词收束全文吧:

一个谎言需要百个谎言来掩盖,习惯了谎言连篇,到最后,连这个始作俑者都无法辨认真假,反正这一切都是捏造而来,包括安静祥和、我们日日穿行的这个社会。

“即使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会孵化越过岩石”。

别问丧钟为谁而鸣,不是为了别人,正是为了你我而鸣。在那个政治恐慌的年代,能有此意识并敢于“以卵击石”的人总是带着悲壮而又孤独的色彩。宋佑硕就是那个人。他的客户因此放弃与他合作,他的事务所遭人诬陷,他的妻儿受到恐吓威胁,就连他在搜寻蛛丝马迹时也被车东英拳脚相加。也许这些都不算什么,让人更为绝望的是,集结在法庭门口的,竟是打着招牌扔鸡蛋的愚昧民众,贴标签的速度如此之快,真相被埋没的速度如此之快。这条路,他的确走得很艰难,很孤独。但他的心中仍然翻腾着“永远不会放弃”的热血,仍然裹着“法高于一切”的情怀,仍然有着对公正的追求与向往。当他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为公义为真相而咆哮呐喊的时候,多么大快人心!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颗巨石重重地砸在人们的心坎上,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好似天上的孤星,闪烁着遥远却真实的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臻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为九名学生辩护的过程,实际也是宋佑硕个人成长完全的过程。宋佑硕出身贫寒,毕业于商业高中,后经努力奋斗通过了司法考,成为社会中产阶层。他的人生除了埋头赚钱养家,就是埋头赚钱养家。他从不去理会,也没空理会那些高深莫测的政治。他这个人就是实在,他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凝聚了昔日的汗水和智慧,当然不相信游行示威喊几句口号就能够改变世界。他就是毫不起眼甚至被同行不屑的小角色,他对国家机器的统治、媒体给予的真相,深信不疑。他与同窗因此有过争执打斗,还教育老板娘的儿子不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也以不愿沾边为由拒绝前辈的请求。然而当他看到老板娘为寻失踪儿子东奔西走、茫然无助的时候,感恩重情的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条少有人走的路。随着了解的深入,冷酷残忍的真相强烈地冲击他的三观,他才慢慢意识到“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就必须有所行动。与国家机器的抗衡,与民粹主义的抗衡,一下子全摆在他面前。他拿出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勇气与魄力,一如当年敢于回首自己的不堪,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紧紧攥着法律这把唯一的救命宝剑,在前面披荆斩棘,为后来人铺路,他终是名英雄。

历史永远属于胜利者,但没有永远的胜利者。尽管那场审判,看起来是宋佑硕输了,但当他坚定、执着行走在维权队伍前列时,他的身后,陆续站着全釜山接近70%的律师同行,他才是那个胜利者。公义,自然是那个胜利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