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问题么?反复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对考古同行与学生,以及局外人,这个问题涉及到考古学存在的意义,值得反复地质询。就像人类从古至今都在问“人生有什么意义一样”,询问就是探寻意义,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

刚进大学时买到了这张DVD,凭良心说,是冲着封面上露出的吊袜带和那野性的拥抱买的,想回宿舍解解馋。时隔十年之后,我竟对此片颇为嘉许,在艺术上也很赞赏菲利浦,这说明看片人的眼光变了。
此片更像是一种考古学的纪录片,菲利浦为了展现巴黎左岸的波希米亚人的生活,做了很多学术研究。例如《宁日记》(江苏人民,P88)提到的街景:每扇门,每盏灯,每扇窗,每个院落,每家商店,商店的每一项陈设,每一家咖啡馆,每一处隐蔽的书店,每一个安静的古玩店,每一个报摊,每一个彩票点,每一个盲人,每一个乞丐,每一座钟,每一座教堂,每一家妓院,每一个酒店,每一处色情内衣专营店,马戏团,夜总会歌手,脱衣舞娘,大众舞厅,艺术舞会,巴黎贫民区,跳蚤市场,吉卜赛大棚车,早市……
在影片中我们就能看到宁和雨果住的路维希安的房子、亨利·米勒生活的充满臭水沟的穷街陋巷、布勒东、阿铎等放浪形骸的艺术家、电影院以及妓院。这种妓院和马赛尔·普罗斯特的不同,属于穷艺术家厮混的场所,随意、淫秽而又技巧多端。宁原著中有一段讲亨利带她去见识这种下等brothel,让两个女人表演66种造爱术,例如”出租车上这样偷情。””电影院里这样偷情。””当你付不起旅馆房间费用时这样偷情。””其中一个困倦时这样偷情。”等等。电影表现很容易流于表面化。
而菲利浦的处理则是让兴致高昂的雨果带宁去看造爱术,而那个表演的女人只让宁想起她钟爱的六月花——JUNE。
所以说,菲利浦做的考古工作是杰出的。影片开头宁翻阅韩森先生的色情书籍的镜头、宁在床上书写的镜头,十分经典。
多次观赏之后,会赞叹菲利浦对演员的挑选恰到好处,三个主角就不谈了,演宁丈夫的雨果、管家婆、史派西演的奥斯本律师,还有那几个演波希米亚人的男演员,都很好的装点了整部影片。

     考古学研究实物材料,我们称之为考古材料。不过第一步工作还不是研究考古材料,而是要去寻找考古材料,找到可以研究的材料。考古材料在哪里呢?通常在地下,需要去调查,去发掘。传世的文物不也可以研究么?这是传统古物学、金石学研究的对象,因为脱离了出土背景,许多信息因此流失,研究起来相当困难,所以需要严格的发掘方法,控制地层与平面分布。考古材料纷繁芜杂,需要整理与分析,成为可以研究的材料。获取可以研究的考古材料正是当前绝大部分中国考古工作者的工作,也是接受训练的学生主要学习的内容。

     考古学为什么要研究考古材料呢?按中国考古学的说法是要去研究历史。历史研究的对象是事件,而非器物,所以考古学还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解译考古材料,将之还原为历史事件或称人类行为过程。解译考古材料的工作一方面需要一些民族考古学材料作为参考,另一方面就是需要大量的科学分析。就像刑侦人员研究案发现场一样,要调出以前类似的案底,再就是进行科学分析,如寻找到指纹、毛发、血渍、微痕等等,尽可能地还原现场与事件的发生过程。解译考古材料的考古学所做的工作与刑侦人员十分相似,在这个层面上,考古学跟科学一样,面对的是客观存在的对象,需要还原的是历史事实(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够认识到,但不否认事情的确发生过)。考古学就是科学,一样地严格,一样地客观。

     试图研究历史的考古学因为缺乏解译考古材料的工作也就成了空想主义者,新考古学崛起之后,这项工作受到空前的重视,以至于考古学大有成为一门科学的趋势。但是,即便是宾福德也还是认为考古学的最终目的是成为人类学,跟中国学者认为考古学属于历史学异曲同工。无论是将考古学划为人类学还是历史学,它们都属于社会科学,研究人类社会的变化,比如为什么从狩猎采集走向农业生产,为什么文明会起源等。人类学比历史学解释这些问题时似乎更有效一点,因为它有很多民族学材料可以作为参考,而且它把文化作为基本对象,能够很好地描述考古材料所指代的意义。

     但是新考古学在运用“文化”这一概念时只注意到它功能性的一面,而忽视了文化还有非功能性的一面,如符号、象征、结构、惯习等,它们同样影响到人类的行动,后过程考古学强调研究这些对象。所以我们可以说,当代考古学的核心是文化研究,也许可以称之为“文化考古学”(不是文化历史考古学——它强调的时空框架研究,而且“考古学文化”的概念只是一系列静态特征的总和,既没有功能的意义,也没有非功能的象征意义,它更跟人的行为或历史事件没有关系)。在文化层面上研究人,因为文化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本质属性。

     不过考古学的最终目的还是研究人,人是什么呢?人的本质属性我们说是文化,那么什么构成文化呢?人类学家泰勒有过经典定义,但是还是失之笼统,没有把握到人的本质。当然有人反对本质的说法,认为人的一切都是本质的,从身体到精神,人的本质渗透到人的每一个方面。也有人强调人的能动性,唯有此,才能真正代表人。什么是人?是社会人还是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社会精英还是普罗大众?是地头蛇还是强龙?是殖民者还是土著……。考古学寻寻觅觅的就是人,跟所有学术的出发点一样,考古学真正出发点就是人!忘记了人,实际上就已忘记了考古学。

     忘记了考古学也许无关紧要,忘记了人,也就是忘记了自己!  

                         

     来自新浪网穴居的猎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90301901010x5c.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