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李建斌、杨珏24日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获悉,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考古发掘又取得重大收获,考古工作者发掘春秋晚期墓葬5座,其中两座大型墓葬同为大夫一级的贵族夫人墓,出土青铜容器35件,以及乐器铜镈8件、铜钮钟9件、石磬4套20件和玉饰件等随葬品,为晋国史研究提供了珍贵材料。

  记者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考古队获悉,2017年陶寺遗址考古又有新发现,考古工作者发现宫城的两处门址,确认了陶寺遗址宫城的存在,这是迄今考古发现的我国最早的宫城。

陶寺北墓地群位于临汾市襄汾县陶寺村北800米处。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该项目领队王京燕介绍,这里是一片晋国公族墓地,2014年盗墓被发现后开始抢救性发掘。两年多时间里,考古工作者已在陶寺北墓地探出墓葬1283座、车马坑5座,从两周之际延续到战国时期,绵延500年。此次发掘的两座大型墓葬均为大型竖穴积石墓葬,从规格看,墓主应为身份显赫的名门望族。墓地的发掘能为研究晋国的社会层级结构、婚姻状况、家族形态等提供宝贵的线索。(来源:光明日报)

 

  陶寺遗址位于山西南部临汾市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的陶寺镇,遗址面积300万平方米以上。陶寺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可以追溯到1978年,考古工作者经过近40年、三大阶段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巨型城址,内部有宫殿区、仓储区、手工业作坊区、高等级贵族的墓葬区和祭祀区、庶民居住区等,表明距今约4300年至3900年的陶寺遗址具有完备的都城功能,已进入早期文明社会。

 

  其中宫殿区作为最核心的功能区,备受学术界关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支持下,自2013年3月31日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持续对陶寺遗址疑似宫城城墙进行发掘,至2017年基本廓清了宫城城墙堆积、结构、年代、发展演变等问题,并重点发掘疑似宫城“南东门”和“东南角门”。

 

  “连续做了5年,这是一个逐渐认识、确认的过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联合考古队领队高江涛说,目前明确了宫城位于陶寺遗址东北部,呈长方形,东西长约470米,南北宽约270米,面积近13万平方米,由北墙、东墙、南墙、西墙组成,城垣地上部分已不存在,仅剩余地下基础部分。南墙西段及西南拐角已被破坏。

 

  其中,2017年的考古发掘工作自2月23日至6月21日结束,较为全面地揭露了疑似南东门址和东南拐角处的侧门,取得重大收获。

 

  考古工作者全面揭露了宫城东南拐角,发现东南角门整体呈短“L”形,且带墩台基础,在形制结构上与石峁遗址年代稍晚些的外城东门址有些相近,陶寺城墙建筑形制对同期其他地区考古学文化有着深远影响。

 

  而宫城南东门址位于宫城南墙东南段,正对宫城内最大宫殿基址,其形制特殊,结构复杂,具有较强的防御色彩,史前罕见,其功用性质有待进一步研究。它与后世带有阙楼的门址如隋唐洛阳应天门等有些类似,对后世影响源远流长。

 

  高江涛表示,对陶寺遗址疑似宫城城墙的发掘表明,陶寺宫城基本完整,自成体系,规模宏大,形制规整,结构严谨,并具有突出的防御性质,是目前考古发现的中国最早的宫城。此外,陶寺宫城的发现,使得陶寺“城郭之制”完备,陶寺很可能是作为中国古代重要都城制度内涵的城郭之制的源头或最初形态。

 

  “宫城的出现意味着我国传统意义上的王权国家形成,是华夏文明之源的重要物化标志之一。”高江涛说。

必发365娱乐官网,责编:李来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