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了《Shooter》,感觉不错。主角如果能再换一个更有形的感觉会更好一点。里面的那张脸有点模糊,对观众的印象冲击性不大。突然想到罗伯特巴乔如果会演电影将是观众的福气。也好,说明电影讲的就是一个平凡人的故事,如你我一样模糊的脸。

是是非非,总有人要分个对错,除去各种事情的牵绊,传统的儒家风范,欲言又止的习惯有时让人着实不爽。明明可以说的清楚,却总是浑噩令人不知所以,甚至在亲人之间,朋友之间乃至夫妻之间都隐藏着某种不能明说的秘密。小时候以为世界非黑即白,长大之后才发现有无数的中间地带存在。

电影还是宣扬了个人英雄主义对抗美国虚伪民主体制。能把国家体制拿出来讨论本身就是民主了,对于国民来说,没什么不可以拿来讨论的,国家体制,意识相态,政府管院,爱国主义,民主制度等等,甚至今天总统的内裤拉链是否拉上,无论是娱乐式的还是严肃的学术式,都应该可以讨论。我们最需要讨论的就是体制问题了,所有问题的根本,虽然梁朝伟的蛋蛋该不该被广电剪掉也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街头巷尾,热爱评头品足之人到处有之。从小生活在相对淳朴的乡村,感受着大自然四季的馈赠。也同时被不能明说的面子困扰。

当然任何一个民主体制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但不能因此就不要民主,或者认为所有民主都是假民主。也就是说,没有百分百的民主,有的或者百分之九十,或者百分之五十五的民主。

年轻自己,阅历尚欠,真正和谐的感情,应该是互相进步,不曾有输和赢,只有刚刚好,或者说某种契合。不会过多的去计较输赢,而是在两个人的世界中,携手并肩,跨越生活的障碍,共同面对诸多的困难与喜悦,以及经年累月的平常日子。没有输和赢,只有相濡以沫,没有高盛赞歌,只是平常的夫妻而已。生活细节背后有太多,他人看不见的东西。除去祝福之外,愿我们都做一个善良的人。

民主降低了决策的效率,但提高了决策的质量。你不能期望帮你做决策的人都是圣人。那一天出现了弱智,或者高智商,但与你我为敌的人帮我们做决策,效率倒是会很高,很可能我们就牺牲在组织的名义下。给我们的阶级敌人以发言权或胡言乱语权,本身也是在保卫我们这些所谓好人的权利。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好人。

一直对组织很畏惧,无论在外还是在内。也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组织,是政治的或经济的组织。缺乏好感。细想起来,也并非遭到过组织的迫害,可能组织是天生的反个体吧。而我偏向个体大于集体。我不赞成宣扬个体为集体而牺牲的董存瑞精神。作为个体他可以选择去牺牲。但我们不应该如此宣传。这和《勇敢的心》宣扬牺牲精神是根本不同的。

我们还是在围绕着利益或物质为中心。大多数人的利益就可以牺牲一个人的利益。不论它是否符合人权还是人性。碰到利益集团,很多为人之道就开始扭曲了。这就是集体的不道德。更高层次的集体不道德,我们痛斥,作为中等集体的我们也是因为身边都是同利益人,所以我们可以安心于那种不人道,对其它弱势和自然的不人道。

最后总结一下观后感:
一、没有绝对的民主,只有成概率比例的民主。
必发365娱乐官网,二、尊重个体,集体利益或观念不是让个体闭嘴甚至消失的理由。
三、什么都可以拿出来讨论。我们尊重家长,但不屑家长制教育出来的孩子。
四、民主也有缺点,但缺乏民主的组织是不可信赖的。就如醉酒驾驶的大客车,无论对车上的旅客还是车下的行人都是恐怖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