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围场里见过很多次劳达,从前只知道他是个传奇,没想到的是他经历的那么多难。
现在的劳达,正如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很少笑,小红帽是永远的标识,让人尊敬。
我想医生并没有骗他,现在他脸上的疤并没有那么恐怖了,因为年龄的老去,如果他的表情不是那么严肃,他会是个慈祥的爷爷。
在法拉利motorhome里吃午饭时,遇到过一位法国的老记者,他说他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F1,因为太现代了。当时我不明白他究竟说的是什么,看完电影我懂了,那时的F1才是F1。
车手有激情,车手会被对手激励,车手会要求技师彻夜修改自己的赛车,车手可以随意调侃自己,车手可以愤怒地从新闻发布会上离席。
现在的车手说话圆滑,要塑造健康良好的形象,收到车队无数的制约,发推特也有限制,发牢骚会收到大佬们的指责,一不留神说错话就有可能丢了下一年的车手位置。
是什么改变了F1?现代!现在的我们要求运动安全、要求车手素质高、要求车手会圆润地应对媒体、要求成本的控制,现在的那些付费车手们也不会想劳达一样,通过证明自己能让车更好、证明自己是更好的车手来赢得尊重。也是,反正他们背后有钱有赞助,对经济状况不佳的车队来说,这是致命的吸引力。
或许就是Kimi身上这点带有过去车手的影子,让他收到了粉丝的喜爱,在中国Kimi的女粉丝居多,认为往往会解读说是因为Kimi长得帅,但是在欧洲,他的男粉数量十分庞大。
央视不转播F1,五星体育在深夜的垃圾时间重播比赛,因为现代的F1没有吸引力。
尽管我赞同在F1的运动里需要保证车手的安全,因为我们不想失去下一个塞纳,但是不知道从何时繁衍出来的其他条条框框,已经让F1的围场越来越封闭。
没经历过磨难,怎么配的上传奇?

其实我算是喜欢这部电影。
但我写这篇东西仅仅出于电影对主角大段的直白的描述性赞美的反感。
这和我同意与否无关。
一种严重的屈辱感,仿佛全身被捆绑参加了别人的狂欢盛宴,不,不是参加,只是参观。

一直都认为,电影只需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叙述般铺陈开来,至于想法该如何过滤组合,那是我们自己的事。
There are one thousand Hamlet in one thousand pairs of eyes.

很累。真的累。
我说我渴,想喝水;他们说,可乐更好喝。
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的存在,以一种病毒式的强迫感染。
我无法呼吸,我学不会呼吸,死在进化的车辙下。

音乐同理。
所谓“动听”的音色,前提是对于“动听”的提前定位,究其本质是对意志的一种变相强奸,却被意淫成洋溢着成就感与征服感的讨好。
But you never FKing know me.

—————–我是电影评论结束的分割线——————-

以下离题,我只是停不了写字的手。
-What’s wrong with you?
-Nothing.
-I’m going.
-So am I.
-Was I long asleep?
-I don’t know.
-Where shall we go?
-Not far.
-Oh yes, let’s go far away from here.
-We can’t.
-Why not?
-We have to come back tomorrow.
-What for?
-To wait for Godot.

生活的大多数是一堆不知所云的无果期许。
我们永远都只是在和不对的人的闲聊以此消磨等待对的人的漫长,
必发365娱乐官网,结果发现人生就这样在不对的闲聊中过去。
于是我们直到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Nothing happens, nobody comes, nobody goes.
Life’s always like tha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