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Hunt, 出生于1947年8月29日,萨瑞,英格兰,
处女座,高个金发,家境富裕。胆大过人,速度奇快,不计后果,不听指挥,完全没有团队概念。前FIA
主席 Max Mosley 称他“ Hunt the Shunt”
。意思是没有人看到他不头疼,人人见他都奈何了得。而他自己的座右铭是:”Sex,
Breakfast of Champions ”
(性爱,是冠军的早餐)。据说睡过5,000个以上的女人,其中包括33个空姐。33是他1976年在东京希尔顿酒店的门牌号,也是他在不到两星期的时间里接待33名不同英航空姐的胜地。据他的车队经理Alastair
Caldwell
回忆,Hunt会穿着短裤,赤着脚,开门热情的招呼每一个到来的空姐,加入楼上从未停息的派对,风月佳人,歌舞笙箫,醉生梦死。精疲力尽的他死于1993年6月15日心脏衰竭,死时45岁零10个月。他的生活方式和他的同胞George
best 有的媲美。George曾有一句言简意赅的名言:“ I spent a lot of money on
booze, birds and fast cars. The rest I just squandered.”
(我花了很多钱在酒精,泡妞与跑车上,其余的都浪费了)。

文 | MENG

Niki Lauda,
出生于1949年2月22日,维也纳,奥地利,水瓶双鱼座,名望家族。爷爷是当时有名的企业家。从小热爱赛车,不顾人家反对,向银行贷款自己买赞助加入F2
车队。在赛车生涯的开始,孤注一掷,穷困潦倒,甚至于家人对致公堂。一直1975年,他为法拉利赢下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街,他的职业生涯才算走入正轨。相比Hunt对女人的热情,Lauda似乎更忠于赛车,他曾随便把赢来的任意奖杯送与当地汽车维修厂,交换条件是让自己的车更干净更完美。最近Lauda又出了件趣闻,美国某电视台派了一美女记者去采访他,采访地特意选在1976年他出事故的赛道:德国纽伯格林。美女记者有预谋的将他带到当年火灾的转角,想小试自己的催泪技术,勾起老人不堪经历。谁知在场60多岁的Lauda突然来了一句:你看我的耳朵还在那里!美女记者当场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大哭,采访节目不得不因此中断。其实那是Lauda之前故意丢在草堆里的一块饼干。

久以前,偶然看罗马尼亚导演蒙吉的电影《四月三周两天》,便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看了《山之外》,又很喜欢。今年这部《毕业会考》也令人惊喜。蒙吉也因此片获得了今年戛纳最佳导演奖。

这两个人,一个是摇滚明星式的性爱专家,一个是一根筋到底的追风怪杰。前者在赢了一届世界一级方程式冠军之后,继续醉生梦死。后者则是三届世界冠军,1985年退休后一直活跃在一级方程式事业前线,马不停蹄。曾出过5本书,基本都是技术型的参考书,目前是奔驰车队非行政主席。

这是一部关于人性的电影。但不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人性,而只是日常的、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不得不做选择的时刻,是一个人在利益、亲情、道德之间做出判断的那一瞬间的人性。

这两种个体的反差,是电影的焦点。Hunt追求的存在的方式是多样的,片段的,转瞬即逝的快乐。Lauda追求的存在的目的是唯一的,明确的,永恒的,对极限的挑战。在电影中Lauda在与妻子渡蜜月的时候有一段对话,寓意深刻。在第一次体验到人生真正的幸福时,他突然觉得迷失了。妻子问他为什么,他解释说他害怕这样的快乐无缺的人生让他似乎失去了赛车的动力,在电影中,字幕将Lauda
说的“Glück” 译作”happiness” 。但其实德语的原意“Glück”
是代表的不是转瞬即逝的快乐,而是一种超越永恒的安逸与幸福。他暗示着即便是永恒的幸福感,却会让Lauda感到不安。因为这样的存在在某种程度打搅到了他原本明确的存在目的:赛车。剧本在尽量接近真实的情况下用最细微将角色之反差感放大,让观众,哪怕是不懂赛车的人,都全心的溶入角色。

男主罗密欧是一名五十左右的外科医生,和妻子感情已经破裂但还同居状态。他对未来的希望寄托于女儿,一心一念要将即将高中毕业的女儿送到英国去念书。对于这点,妻子和母亲其实都持不同意见,但罗密欧认为留在这里毫无出路,不愿女儿再重蹈自己覆辙(当年他和妻子就是在1991年罗马尼亚革命后回国的)。

虽说电影有把Hunt
塑造成天才,把Lauda变成嫉者之嫌疑,比如一笔带过Lauda已经是世界一届冠军的事实,较多时间突出Lauda对Hunt的不满愤恨,而Hunt不屑一顾。事实上,Hunt当年也有一些对Lauda
过激的言论。常常对媒体说Lauda说的基本都是“expected rubbish”
(可以预料到的垃圾)其实Hunt的驾驶风格充其量就是如今的汉密尔顿,不计后果的踩油门,不会保护轮胎,速度不稳定,如果不是Lauda烧坏,他是根本没有机会的。但作为一部想要卖座的商业片,这样的编剧也无可厚非,太过客观反而常常会将观众失望。

图片 1

其次的看点,被某些人照例冠名为“基情”。
我觉得这样级别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感情,用“基情”来描绘真是很下等。

为了能顺利出国,女儿必须通过毕业会考,成绩达到9分以上才能获得奖学金。但是在会考之前,却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事件。

其实了解一级方程式赛车的人都是明白,这个行业本生就是孤独者的游戏,不存在友谊。
Vettel 与Webber 就是最典型的例子。Kimi 要去法拉利,Alonso
立马就愁眉苦脸。车王舒马赫曾有一句话,意味“大家恨我是因为大家畏我”。Lauda与Hunt的感情则是超越了这些敌对,畏惧,恨意,嫉妒。BBC
2台今年7月13日晚推出一部一小时的纪录片题为《Hunt vs Lauda: F1 Greatest
Racing Rivals》,Lauda 的采访也被摘录其中,他说:”We take care of each
other from heart.”
我们从心灵上照顾对方。以前在其他采访中,他也提到:“我这一生没敬佩过几个人,Hunt则是其中一个。霍华德的电影在123分钟里用精彩的对话与传统的推进方式为我们展现了对手的友谊。像钱钟书的点评:真正友谊的形成,并非由于双方有意的拉拢,带些偶然,带些不知不觉。在意识层底下,不知何年何月潜伏着一个友谊的种子,咦!原来就是他!一种渗透了身心的愉快。这样的情谊,把用烂的xx两字来形容,显得媚俗与下等。

先是家中窗户被人砸破,然后是女儿在上学途中被人袭击(强奸未遂),罗密欧奔走于警察厅和医院,不希望女儿受到事件影响,正常参加考试,却不愿意听妻子的劝,把选择权交给女儿自己。

最后,演员的表演也是不容错过的看点。Chris
Hemsworth锤子哥的形象很难让我跨度到性爱大师,大面积的肱二头肌显然不适合轻薄省油的赛车。好在他金色的油发,小小弯弯的眼睛,倒是和Hunt有些神似。他的表演让人意外得流畅,他那笑眯眯的充满挑逗的小眼睛,有几分Hunt
无耻又坦白的味道。

在这奔走的过程中,警察、教育局官员、副市长、交通部……层层官员的互相包庇、通关系,作奸犯科的状态熟悉地出现在观众眼前,每个人都希望维护自己的利益,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也就有求于别人,而别人又有自己的诉求……就这样,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考场到监狱无处不被一张无形的网围住。

如果说Chris Hemsworth的表演让人意外,那让人震撼的应该是Daniel
Brühl的演出。他的样子,包括烧伤后的化妆,他的眼神,说话的腔调,语气,甚至说话停顿的时间,(如果你看过Lauda的采访会发现他说英语时有一种特有的停顿规律)都几乎都Lauda如出一筹。相信他一定是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去模仿,体会,练习,才可能有这样惊人的相似。拿奥斯卡都是委屈了这样的表演。

在对和错之间,有一片模糊的灰色地带,属于“道德”也罢,属于“人性”也罢,总之,它是被利用最多的借口。我们可以通过罗密欧的轨迹,来理解这片灰色地带之所以存在的养分:私欲、贪婪、丛林法则……每个人都在体面而正直的表面之下,做一些手脚,行使公权谋私,每个人都对此心知肚明,默默许可。

总结一句话:对影迷来说是部值得看的好片。对车迷来说可能存在主观偏差,但重温旧赛还是激情难敌。对车迷兼影迷来说,这可能是2013年度最佳剧情片,故事的原型,剧本的改编,演员的表演,在较为惨淡的2013电影年都要显得更加突出。至于“可能”
两字在要不要去掉,还得看下3个月的新片。

在这样一个社会,难怪人很容易感到失望,没有正途,看不到未来。

导演说:这是一个容易感到失望的时代。对什么失望?我想,不仅仅是对某一个特定的社会,也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群,而是人们心中信仰和道德的普遍失落,这失望是对自己的。

当一个人不得不做出ta自己并不认可的选择时,ta是对自己感到失望的。而很多时候,人无法面对的就是这个。

罗密欧为副市长打电话,安排肝移植排名提前,副市长在女儿会考成绩上,帮他托了关系,求了教育局官员,教育局官员透露了作弊方法给罗密欧,但表面上却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这是为了孩子,谁也不想让逃犯影响孩子的前途(大家默认袭击女儿的人是一个逃犯)。这些理由听上去都很重要,都很对,都难以辩驳,但是背后的逻辑却是:我们做了不对的事,但我们不为此负责。

最后,大家都怪罪这个社会,这个社会不好,不公正,徇私舞弊,腐败,没有前途,精英阶层要把孩子送出国,没人在乎这国家会怎样。只有老人(男主的母亲)才会在意先辈的根基,惦记着清除坟墓上的草。

作为个人,似乎已经失去了反抗和改变的可能,罗密欧便是一个放弃了的人。不难想象,他年轻时也曾经热血沸腾,兴冲冲携妻回国振兴祖国,结果,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更好,而是越来越深陷在羸弱腐败的体制中无法自拔。在他奋斗了半辈子之后,他猛然醒悟,当年的他错了,回来并不是正确的选择。

一个人能有几次青春?

罗密欧一意孤行地要将女儿送出国,仿佛就是为了弥补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误”,为了偿还他失去的青春。

父亲和女儿的隔阂在于父亲总是一再将自己的判断加之于女儿身上,在女儿身上投射了太多的自己,“我是为你好”,这句话我们太熟悉不过,要知道,这句话里全是父母对自己的失望。

人到中年,内忧外患。罗密欧还有一个情人(他女儿的私教),尽管女儿和妻子早就知道,但是他仍要维持地下恋情状态,这也是某种固有观念加之于他的“不得已”。

电影中有一幕是罗密欧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疑似是嫌疑犯的男人,他立刻下车跟踪,但是却走入一团漆黑中,迷失了方向,感到恐惧,仿佛他才是那个被追踪的对象。罗密欧对自己的行为真的没有愧疚吗?在这一段追索的过程中,他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电影始终让我们追随男主的心路历程,我们看到也感受到他的疲惫、失望和惶惑。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面对的,因为我们身处这个时代,我们和男主一样,不断地需要做出选择。

图片 2

男主和妻子的一段对话

当副市长被立案调查,牵连到男主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女儿,但是女儿却并没有用他事先教的方式作弊。

电影的结尾是男主去参加了女儿的毕业典礼,女儿告诉他,她用自己的方式(哭)获得了延长考试时间的资格,因此就没必要作弊了。说罢,她微微一笑。

其实电影终究不是要告诉我们毕业会考有没有过,女儿究竟有没有出国,而是要向我们展示我们生活的时代中的个人是如何思考,如何选择的,这种选择背后又有怎样的信念和价值支撑。诚如导演所说,女儿选择了她自己的方式,但“如果这另一种方式是「安全」的,那么我是很难欣赏它的”。我们如何去理解女儿的选择,可能也关系到我们对自己,对是非的判断,关系到我们对生活的答案。

建议大家看看这一部电影,因为它不但和我们生活很接近,而且启发的思考也是和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