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曾是纽约上流社会的一员,坐拥一位多金、体面的“好”老公。吃穿住行显然是不用愁的,名牌包包、鞋鞋、衣衣那是以房间的“间”字来计算的,出国游玩什么的更是自然不在话下。总之,茉莉的生活品质虽算不上最顶级,但已经足以令多数女同胞艳羡了。可是,茉莉却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这个问题据成龙蜀黍所说叫“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一个错误”……

晚上看完了电影《蓝色茉莉》。

  老伍的电影最爱说的主题之一就是出轨男的心路历程,聚焦于他们如何口是心非,如何谎话连篇,又是如何做贼心虚的,喜感颇足。老伍在自黑的同时更痛黑所有这类虚伪的人。在近些年的作品里,除了《爱在罗马》又重炒了一次上述提到的冷饭之外,像《午夜巴黎》就有所创新,这也正是其备受好评的原因,而据悉最新作《蓝色茉莉》同样获得评论界的良好反馈。与“出轨系列”那种纯粹的由男性思维和价值判断主导一切不同,《蓝色茉莉》此次做了一个伟大的调整,让我们从女性的角度出发,思考婚姻,思考这滚滚红尘以及这血淋淋、赤裸裸的“悲惨世界”……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有影评把它和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比较,大概其的区别只在最终的结局。电影是一种带有反思色彩的艺术,所以用悲剧结尾更好,而电视剧观众为了解压,图个皆大欢喜才看,总要积极向上才好(才过审),故而结局不同,我以为应该是这样吧。

  《蓝色茉莉》不单单在切入角度上发生变化,连同剪辑也有别于以往。本片的剪辑手法类似于《和萨莫的500天》与《蓝色情人节》那种贯穿全片的前后对比法。故事在不停的切换之中,产生极为有趣的画面感,确切说来,是种残酷的冷幽默感。这是一种极妙的电影语言,事实上也是不容易操作好的。电影经过这么一剪,猜测它的剧情走向就变得既不可避免又没有必要。
  
  “不可避免”是因为我们看不到一个完整的故事全貌,它呈现出的是碎片化、段子式的一组组镜头,我们很想知道下一秒茉莉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无法及时地跟着角色的情绪变化走,我们此刻看到茉莉泡在金边浴池里和他的律师老公卿卿我我,下一秒镜头里的她黑着眼眶活脱脱像一个落魄的精神病人,在街道旁自言自语。这样的叙事方法使得我们不过多地受到主人公主观化意识的影响,从而比较客观理智地作为与主人公全然无关的旁观者审视着这一幕幕;而“没有必要”是因为看过10分钟以后,观众大致上对电影内容的发展方向就有了一定的判断,甚至有的可能会自作聪明地觉得这无非讲的是一个关于中年名媛的离婚后生活。电影无非会展现她有多不习惯落入普通人的状态,难道还有其他的意外或惊喜吗?

印象中我只看过一集不到的《我的前半生》,之所以没看下去,理由也比较奇葩,因为听不习惯上海话的腔调。

  若是对这部片子提不起兴趣,自然认为“没有必要”再猜测接下来的剧情,相反,这样的非线性叙事使我们“不可避免”地想要拨开层层迷雾,在一堆看似无章法的片段中寻找可以解释整个前因后果的力证。

灾难对人的打击更能暴露人性,所以哪怕对此表现得虚荣也好,疯癫也罢,都是真实正常的,但也是值得反思的。

  有影评人“剧透”说老伍本次的新作并非喜剧,此言必然存在几分道理,看过之后自然有答案。当然,本片终归还是一部喜剧,这是它的本质属性。老伍甚至在这部片子里“大方地”嘲讽自己曾与前妻离婚而迎娶养女这件事。其他的我自认为的笑点还包括这么几处:一位有意接近茉莉的医生和他莽撞的举动、茉莉与另一位多金男简短又充满槽点的试探性对话、茉莉的妹妹在择偶问题上极为“灵活的”处理方式等等。这些段子集中反映了我们所熟悉的老伍的那些必备元素:话痨角色、尴尬际遇和一个普世道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总归还是《我的前半生》里女主的处世态度和反应要更好。以前看电视剧《深圳之恋》,里边的女主梅若云也是一个经历大起大落的人,她就能做到不卑不亢,镇定自若。以至于男主问她:如此方寸不乱,怎么练的?梅若云答:在监狱。

变故能毁灭人,也能磨砺人。要积极振作才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