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二儿子当过青帮老大
 
  09-11-06 10:45  来源: 黑龙江新闻网-生活报
  [发表评论] 〔10条〕
 

图片 1袁了凡画像
袁了凡是明朝重要思想家,这个人大家可能都比较陌生,袁了凡著有《了凡四训》,融会禅学与理学,下面我们具体了解这个人,看看袁了凡有什么样的故事。
袁了凡简介
袁了凡于1533年出生于嘉善县的魏塘镇,于1606年夏天逝世。有些袁了凡简介资料称,他的故乡为江苏吴江,但根据袁了凡所留下的作品来看,他称来自嘉善县的书生为“同袍”,因此嘉善县才是他真正的故乡。
关于袁了凡简介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他的官场生涯,二是他的文学成就。他在万历十四年中了进士,做了宝坻知县。那段时间里,他为官清廉,爱民如子,每天提醒自己要为他人做好事,几十年来行善积德如一日,是宝坻建县以来最受人尊敬的县令。万历二十年,袁了凡于兵部任职,在平壤大捷中为明军出谋划策,援助朝鲜取得最终的胜利,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袁了凡才华出众,不仅体现在他用兵用谋上,还体现在他的作品中。
根据后人的不完全统计,袁了凡一生的著作大约有二十多部,每部都是值得人研究的好作品。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了凡四训》,这部作品原是他写给儿子的训子文,后来撰写成书,被广泛流传。在这本书中他强调人定胜天的道理,告诫世人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掌控命运。袁了凡的文章寓意较深,思想先进,虽然受到了当时许多学术家的批评,却在社会上广泛传播,对当时社会有深远的影响。
以上便是袁了凡简介,他的一生在很多方面做出了贡献。他天资聪颖,又十分好学,因此博学多才,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成就。
袁了凡的故事
袁了凡的故事之所以一直被世人所流传,不是因为他改造命运的神奇,而是他的积德与行善。袁不凡的善良,从他的故事与经历可以一一体现,这也是他改命能与善良联系到一起的依据。袁不凡主张人的命运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去改变,所以,他一直在努力改变,从未放弃过,始终如一坚持行善。
袁了凡不仅自己乐善好施,其妻子也是贤慧善良。袁了凡在当知县期间,时刻要求自己要做好事。他准备一本小册子,专门用来记录自己的行为举动以示监督,不会识文写字的妻子还会因为袁了凡繁忙顾不上做善事而皱眉,她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提示袁了凡多做功德之事。
袁了凡的故事有很多很多,如果硬要用文字的形式去表达,可能无法尽显其意。他的故事无非是在诉说善良人的朴素事,却是在善意提醒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他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诫后人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努力的机会。
同时,“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袁了凡的故事也是在劝慰后人要有胸怀,给予犯错者改正的机会,让更多的知错能改。他也在告诉我们用宽容去理解,去原谅,学会给别人机会。总之,袁了凡的故事总能使人豁然开朗,柳暗花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心要求功名的,一定可以得到功名;有心要求富贵的,一定可以得到富贵。

  他的父亲袁世凯当过83天皇帝,他却自己跑到上海,拜青帮还当了几年“老头子”(青帮里的老大)。

  绝缘仕途

  袁世凯1915年称帝时,老二袁克文27岁,不仅已经妻妾成群,而且在上海天津都开过香堂,当上了青帮老头子。1915年冬天,袁氏在登基前“大典筹备处”按着英国宫廷礼服的款式设计了一系列的皇室服装,包括他个人的,他的皇子的、公主的。

  在北京试穿皇子服那天,袁克文没有参加,袁克文的侄子袁家诚在接受采访时说,袁克文是未来“皇子”中唯一不赞成他父亲称帝的。这一年文人袁克文还写了一首《感遇》,“乍着微绵强自胜,阴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去骄风黯九城。隙驹留身争一瞬,蜇声催梦欲三更。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高层。”

  最后两句被定性成为“反诗”,袁世凯的政敌如获至宝,将这首具有极高文学造诣的政治讽喻诗,变成了他们直击洪宪帝制的利器,而袁克文在被其兄弟袁克定告密给父亲后,就被软禁在了北海。

  1915年12月13日,袁世凯在居仁堂大厅举行的登基大典冷冷清清。

  向袁世凯揭发袁克文写“反诗”的袁克定,是袁家的长子,帝制的积极推手,身份一度是“太子”,试穿皇家服装时,“太子”服也明显区别与其他“皇子”服。

  文人收徒

  自从当了“老头子”,袁克文在上海也真的收了16位门徒,然而在传说中,他收了几百人。袁克文风流倜傥却不是高调之人,也不惹是生非。他曾在《晶报》上登过一则门人题名启事。上来就说“不年三十,略无学问,正求师之年,岂敢妄为人师。”才三十岁,正是拜师的时候,哪敢收门徒?这段话看上去谦逊而合理。这份启事中,他还逐一列出16位门徒的名字。不仅是澄清,也是对门生的负责任。后来这16人中唱花旦的伶人金碧艳、金珏屏兄弟行为不检,还被袁克文逐出师门。

  他诗词书法均工,收藏鉴赏戏剧无不精通,被称为“民国四公子”之一(另外三位是收藏家张伯驹、少帅张学良、戏剧家红豆馆主溥侗),也是昆曲名票友,擅长《长生殿》和《游园惊梦》。当时的梨园行必须在青红帮的保护之下,才能开业演出,所以梨园行人往往拜青帮中的老头子为师。

  矛盾至死

  袁克文在天津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4年。1931年3月22日,袁克文病逝于天津英租界58号,42岁。袁克文一生极为复杂矛盾。他在上海期间,还以自己14年抽大烟而一朝戒绝,为戒大烟做过广告,但是回到天津后,又是烟枪不离手,病体不离床。他在去世前刚得了场猩红热,还没痊愈,这位风月盟主就去会了一次旧相好。回家后旧病复发,不治身亡。一生散金无数,而身后笔筒里只被人翻出了20块钱。

  给袁克文出殡,自发组织起来的僧尼道士达4000多人,另一支自发的队伍是上千妓女,她们有着统一装束,发系白头绳、胸戴袁克文头像徽章。而名人雅士中还有前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与津门呼应的上海,公祭者中有生前好友周瘦鹃等,都是知名的文人。

  据《新世纪周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