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期盼着再次相逢,时间不会复原,但有些东西不会消失,就像咖啡壶底的渣。

  迷失的人还会再迷失,
  
  相逢的人还会再相逢。
  
  
  一座城,总有一种撩动人心弦的东西,或许单单因为遥不可及的缘故,就这么简单。
  
  迷失东京,一座陌生的城市中两个寂寞人的故事。
  
  而我想说的不是他们如出一辙的寂寞,而是陌生。
  
  
  与生俱来的陌生感,会产生被隔离在外的错觉。
  
  
  东京,除了电影之外,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H君住在东京后,似乎对这座城市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年少时期的懵懂情绪与那些不知愁滋味的青春日子,像极了珍藏已久,一本厚厚的心爱之书,依然散发着令人着迷的气息。
  
  
  
  这似乎就是时间的力量,把人心的薄膜一层层温柔地剥离下去,依稀回到从前,上课时心猿意马的想些少年心事,关于他好看的眼睛,乌黑的发,以及神采奕奕的神情。
  
  
  有人走来,有人离去。
  
  
  
  去则存,留则忘。
  
  
  
  马达走了。很多人都在揣测他从高空坠落的原因,多数选择他是自杀,有人说和他吸食毒品有关。我并不是他的影迷,只是在多年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不红,吸毒,拍了一部自己经历的电影,把那些伤口拨开,展现给别人看。是绝望,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我们看到了那些痛楚。
  
  
  
  不要猜测别人是怎么想的,因为你不是他。而我们往往都用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们身上,似乎都感同身受,其实我们只不过只能解读自己的人生罢了,能做到这一点已不容易。
  
  
  已是盛夏,而我似乎感觉到了秋的萧瑟,刮风的天气到更像提前进入下一季。
  
  
  周末,我带了2台胶片机外出,4A105和AE1。当我站在十字路口,向着VIKING旧居对焦时,无意间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一个头发凌乱,穿着绿色棉布裙子,脖子上不知挂了多少东西的东方女人,拿着一台老古董的相机,专心致志的低头拍照,这的确容易引人注意。最终,我对他报以一笑。
  
  
  
  陌生人之间,除了这平淡的一笑,我们擦肩而过,继续走自己的路,看风景。
  
  
  
  还遇见一老头和我谈论相机,我为他拍了一张照片,希望这次不会再像OSLO经历的,最终没有为那对双胞胎老太太留下任何影像。
  
  
  
  在我给AE1上卷时,遇见一对美女,看我笨手笨脚的摆弄相机,以为出了什么状况,过来帮忙,其中一位是正经的摄影师。我尴尬的对他们说,我脖子上挂的东西太多,要一样一样卸下来再说。
  
  
  
  拍照的过程是忙乱而愉快的,虽然笨手笨脚,但也拍到了一些美丽的风景,只是这一次,希望要比上一次的好一点。
  
  
  
  手动对焦,很难追拍那些流动的风景,除非他们都静止下来,让我慢慢的对焦,斟酌构图,我真想对那个手舞足蹈的精灵说,停,不要动,等我一下下就好。
  
  
  
  但是,这又有何意义。风不会停下,鸟儿继续南飞,昨天则永远成为昨天,不会再像电影胶片中一个个倒退的身影,做什么都徒劳无益。
  
  
  
  好吧,就让我们静默的倾听,听生命的迹象,不再强迫自己是否记录下完美的那一刻。
  
  
  他与她,两个陌生人,在一座陌生城市相遇,产生好感,一起谈过话,喝过酒,唱过歌,就那么简单。
  
  
  
  她是别人的妻,他是别人的丈夫,父亲。这又有什么关系。地球是圆的,只为了让他们相遇。没有惊心动魄的刻骨铭心,没有涓涓细水长流的深情,只有云淡风轻的心动,掠过了甘甜的微痛。
  
  
  
  这样的故事,似乎每个人都会经历。
  
  
  
  记得从前长沙的雕刻时光,上海的莎莎,我们也曾遇见,那个夜晚,一起跳舞,听爵士乐,品黑方,抽小雪茄,仅此而已。摇曳不定的小小烛光照亮闪烁的眼睛,那时的我,喜欢穿长长的裙子,让裙摆随风摇摆,也会把扎紧的马尾松散下来,温柔如水。他说,好像回到了初恋时光,只是,我们并非恋人,只不过像迷失东京中的陌生人而已。
  
  
  
  最初搬到搜狐博客,仅仅因为村上的这两句话。
  
  
  
  迷失的人还会迷失,相逢的人还会相逢。
  
  
  
  我并不期盼着再次相逢,时间不会复原,但有些东西不会消失,就像咖啡壶底的渣。
  
  
  
  那些花,开在野草芳华。
  

 

 

好吧,就让我们静默的倾听,听生命的迹象,不再强迫自己是否记录下完美的那一刻。

 

陌生人之间,除了这平淡的一笑,我们擦肩而过,继续走自己的路,看风景。

而我想说的不是他们如出一辙的寂寞,而是陌生。

 

 

 

迷失东京,一座陌生的城市中两个寂寞人的故事。

 

去则存,留则忘。

 

手动对焦,很难追拍那些流动的风景,除非他们都静止下来,让我慢慢的对焦,斟酌构图,我真想对那个手舞足蹈的精灵说,停,不要动,等我一下下就好。

 

 

 

东京,除了电影之外,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H君住在东京后,似乎对这座城市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那些花,开在野草芳华。

拍照的过程是忙乱而愉快的,虽然笨手笨脚,但也拍到了一些美丽的风景,只是这一次,希望要比上一次的好一点。

 

 

迷失的人还会迷失,相逢的人还会相逢。

最初搬到搜狐博客,仅仅因为村上的这两句话。

有人走来,有人离去。

这样的故事,似乎每个人都会经历。

还遇见一老头和我谈论相机,我为他拍了一张照片,希望这次不会再像OSLO经历的,最终没有为那对双胞胎老太太留下任何影像。

这似乎就是时间的力量,把人心的薄膜一层层温柔地剥离下去,依稀回到从前,上课时心猿意马的想些少年心事,关于他好看的眼睛,乌黑的发,以及神采奕奕的神情。

 

周末,我带了2台胶片机外出,4A105和AE1。当我站在十字路口,向着VIKING旧居对焦时,无意间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一个头发凌乱,穿着绿色棉布裙子,脖子上不知挂了多少东西的东方女人,拿着一台老古董的相机,专心致志的低头拍照,这的确容易引人注意。最终,我对他报以一笑。

迷失的人还会再迷失,

他与她,两个陌生人,在一座陌生城市相遇,产生好感,一起谈过话,喝过酒,唱过歌,就那么简单。

相逢的人还会再相逢。

 

年少时期的懵懂情绪与那些不知愁滋味的青春日子,像极了珍藏已久,一本厚厚的心爱之书,依然散发着令人着迷的气息。

 

马达走了。很多人都在揣测他从高空坠落的原因,多数选择他是自杀,有人说和他吸食毒品有关。我并不是他的影迷,只是在多年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不红,吸毒,拍了一部自己经历的电影,把那些伤口拨开,展现给别人看。是绝望,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我们看到了那些痛楚。

她是别人的妻,他是别人的丈夫,父亲。这又有什么关系。地球是圆的,只为了让他们相遇。没有惊心动魄的刻骨铭心,没有涓涓细水长流的深情,只有云淡风轻的心动,掠过了甘甜的微痛。

记得从前长沙的雕刻时光,上海的莎莎,我们也曾遇见,那个夜晚,一起跳舞,听爵士乐,品黑方,抽小雪茄,仅此而已。摇曳不定的小小烛光照亮闪烁的眼睛,那时的我,喜欢穿长长的裙子,让裙摆随风摇摆,也会把扎紧的马尾松散下来,温柔如水。他说,好像回到了初恋时光,只是,我们并非恋人,只不过像迷失东京中的陌生人而已。

但是,这又有何意义。风不会停下,鸟儿继续南飞,昨天则永远成为昨天,不会再像电影胶片中一个个倒退的身影,做什么都徒劳无益。

已是盛夏,而我似乎感觉到了秋的萧瑟,刮风的天气到更像提前进入下一季。

一座城,总有一种撩动人心弦的东西,或许单单因为遥不可及的缘故,就这么简单。

在我给AE1上卷时,遇见一对美女,看我笨手笨脚的摆弄相机,以为出了什么状况,过来帮忙,其中一位是正经的摄影师。我尴尬的对他们说,我脖子上挂的东西太多,要一样一样卸下来再说。

必发365娱乐官网, 

 

不要猜测别人是怎么想的,因为你不是他。而我们往往都用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们身上,似乎都感同身受,其实我们只不过只能解读自己的人生罢了,能做到这一点已不容易。

与生俱来的陌生感,会产生被隔离在外的错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