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瑞典版与美国版均改编自同一套saga,且出生时间间隔不大,不能冠以remake之名,平等地视为两个版本的改编。
比较原著(当然是法语版,原版看不懂)和两个电影版之后,姐觉得喜欢瑞典版还是倾向美国版,可作为观众自检“抖S”和“抖M”的标准之一。

一部民国谍战悬疑抗日虐恋家国大戏
采用《琅琊榜》原班人马基情呈现
上一次这么会玩的,还是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原班人马,被刘镇伟拍出了《东邪西毒》

于是以下便称瑞典版为S版,美国版为M版。

本剧的观众大致分两拨
一拨是冲着胡歌来的老胡粉
另一拨是视山影为国产剧良心的老胡粉的爸比和妈咪
作为一部同时满足谍战剧、抗日剧、偶像剧的国产剧
简直老少咸宜到不要不要的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抢遥控板了

原作被归类为“推理小说”,但实际上主要在于介绍时代社会框架与人物性格背景的第一部曲更像是社会小说。
女主角Lesbeth Salander(以下简为S),和男主角Mikael
Blomkvist(以下简称为M)面临同样的困境——遭到更强势力的欺压。S之所以成为受害者,是因为她的过去她的性别使她成为社会边缘人,属于历史遗留问题。M遭受牢狱之灾的原因,则在于他的工作他的性格令他直面经济犯罪,新生的黑暗力量。
两人合体之后,通过追查一宗60年代的悬案,从国际财阀家族中揪出了一直作案至今的专门奸杀女性的SK。这是M利用他的社会关系帮助S处理了历史问题。而后S使用她的过人智能助他扳倒了对手。
自此,一个向社会犯罪宣战的联盟形成(此后两部的罪案全都同时涉及历史问题和经济犯罪)。

本剧的主线也从单一的国共两党VS、中日抗战PK,升级到了集体大乱斗
汪伪政府、国名党、共产党、抗日分子、日军全部聚集在这十里洋场
大家见面不再采用你好、how are you?
也不似《大话西游》里的紫霞问至尊宝:“神仙?妖怪?谢谢!”
而是“上海?重庆?延安?谢谢!”
故事主线之多,人物身份之繁琐,几乎拎任何一条线、讲任何一个人物都可以独立再拍一部剧

如果要完全按照原著走,会在很长时间内缺乏主线情节而陷入沉闷。因此两版改编全都挑中了男女主角合力破案的情节作为主线,大幅删减了背景故事和旁支情节。
也即是说,两部电影都将自己定位为“犯罪悬疑片”。除了此关键案情和两位主角的刻画外,其余原著部分只具补充参考作用,可以说原小说只是提供了电影灵感,故此无有忠实度的考量,以下姐就抛却原著不管了。

本剧的人物,无论正反派,都个性鲜明如黑夜中的萤火虫(大内密探零零发)
明家四姐弟,组成“时代姐弟花”
大姐明镜以行动入党,时刻准备“带我去战斗”
二哥明楼似双面伊人,运筹帷幄机智如我
三弟明诚外形忠犬,骨子里是一只聒噪的吉娃娃
四弟明台与恩师王天风,共谱一段抖M与抖S的浓浓师生情。
明台的毒蝎、明楼的毒蛇、王天风的毒蜂,又组成“有毒boys”
我党好同志女一程锦云
曾经的黑寡妇女二于曼丽
现在的黑寡妇女三汪曼春
强强联合组成“黑鸭子组合”又称民国SHE

案件解决的过程两版大体上亦差不多。让两版电影分属S和M两极的,乃是在主线情节推进中,所选择的主导因素,也即是影片的hero决定了电影的属性。

本剧的制作
摄像出身的李雪,证明了自己是一名好导演
偶像出身的胡歌,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好演员
演技派的靳东,证明了自己是偶像派
偶像派的王凯,又证明了自己是实力派

从两版海报上就不难看出来,S版选择以女主角S为中心角色,而M版则相中了男主角M。
虽然两位主角的戏份相差无几,但是通过关键情节的主动权掌握和场景细节的控制权所在,两部影片各自选择的中心角色一目了然。

必发365娱乐官网,本剧也证明了自己,既可以靠才华吃饭,也可以靠脸。

在S版中,是在M的调查陷入死胡同时,S主动向M提供了圣经的线索,是她找到了这桩陈案与新近发生的案件之间的联系,是她发现他们的小屋遭人侵入,最后亦是因为她推断出凶手他才幸免于难,Harriet的踪迹亦是她告知他的。在整个事件中,她是完全的主导者,情节的推动者,关键线索的破解者,而他只是一个支持性角色。

当抗日剧轻则上飞机撒雷(铁血红安)重则下裤裆掏雷(一起打鬼子)的时候,
当谍战剧还在国共两党PK、敌我双线VS的时候,
一部《伪装者》,
跟随着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直播事故(大阅兵导播切换空镜头)
伴随着山影出品必属精品的江湖传言(罗列战长沙、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山影出品良心剧)
横空出世。
明家四姐弟,
大姐以行动入党,
二哥似双面伊人,
三弟忠心耿耿,
四弟和老师共谱一段抖M与抖S的浓浓师生情。

在S版中,她是福尔摩斯,而他是华生。

明台耍学生气的时候,他是仙剑里的李逍遥;
明台观察入微时,他又是四十九日祭里的戴涛;
明台抖机灵的时候,他变成了神话里的易小川;
明台一本正经的时候,他回到了辛亥革命里的林觉民。
明台救下王天风的时候,他注定是老师的小棉袄。

在M版中,情况则完全反了过来。是他主动要求让她做助手,后者才被卷入此案。是他的女儿发现了圣经线索,是他先看到死猫他们才发觉住地被侵入的。他和她几乎是同时推断出凶手。Harriet的下落亦是他和她一起追查出来的。

从绑架囚禁,
到相爱相杀,
再到我骂你打。
两个人痛并快乐着。

因S是“有着深度童年阴影的前精神病患者”和“具有瞬间记忆力的高级黑客”,只需要在片中加入她的一点回忆让观众收到这一信息,之后无论是将号码与圣经联系起来的直觉,海量搜索确认这一推论的技能,还是一眼看出屋内陈设的变动从而推出有人闯入的犀利,不但合乎人物设定,且有助于将人物形象塑造得更丰满清晰。

直到中间杀出一个于曼丽,
明台执意要带于曼丽去维也纳。
王天风醋意大发。
明台偷偷送于曼丽香水,
王天风醋意大发+1

反过来,在缺乏原作那种细密铺陈的前提下,M版为了让男主角主场,又不让人物OOC(out
of
character),不得不诸多借用第三方力量——他的猫和他的女儿,这不但增加了不必要的支线情节影响了主线的流畅度,亦无可避免地让两位主角沦为被动——假使凶手不杀猫,他们便不会安装监视器,M也就不可能获救;假使M的女儿不来访,他们便无法将Harriet之案与其他案件联系起来,根本不可能知道SK的存在,更勿论揪出其人了。

不能再坐以待毙,于是王天风发了疯一样地挽救这段感情,
送牛肉罐头,
送压箱底手表,
可明台去意已决。
临别前夜,明台问王天风还能再见吗?
王天风无言,可是心在呕血。

主角屡屡交出主导权,被凶手与时运牵着鼻子走,这让美国版在Greig的筋肉之下不自觉间露出弱受的气质——S还是M并非由巨大的体魄而是由强大的内心决定的。

战争是一场灾难,他们用师生情感化障碍、穿越世俗的阻碍!(配萧敬腾我要怎么说我不爱你)

S和M既分。接下来便是“抖”的问题。

在双人组合中,一般情况下,主导破案的那个是攻,这是常识(咱先抛开小萝卜那版破廉耻的腐尔摩斯)。于是主线hero的设定,也自然决定了,在男女主角的私人关系上,掌控权的归属。
两部影片对几处细节的处理昭示了掌控权的所在。

在男女主角初次会面的那场戏里,S版是在他的恳求下她放他入内的,他要咖啡她果断没理他,而且她的女友一直在隔壁——她非常清楚的表明“我的地盘我做主”。
而在M版里,他一进门就要求她去换衣服并让她的女友离开。一副反客为主的模样,在她家的厨房里指挥她吃东西。女主角在其压制下气势荡然无存。

在S版中,女主角救下M后,直接拿着高尔夫球棒追击凶手。正如某些同学评论的那样——除了不能站着撒尿之外,这就是个纯爷门。
而在M版中,她在行动前居然先要求取他的同意“我可以杀了他吗?”——你弱暴了好嘛,亲!

此外在S版中,在女主给监护人打电话之前,镜头特意向观众展示了那个藏在包里的摄像机,于是在她出发前往虎穴之前,观众业已知道她是决定拿自己做饵实施反制技。
而在M版中,是在强暴业已结束之后观众才看到那个摄像头。这种叙事结构,虽然于情节上并无差别,但在心理上来说,是让观众失掉了“女主角主控全局”的认知。

喜欢抖S还是偏爱抖M,各花入各眼。但是从结构上来讲,是抖S为好。

一则是女主角的监护人对其进行强暴的行为,跟主线案件的SK奸杀犹太女性的罪行,是一种镜像的关系。是历史问题的延续(社会主导者对边缘族群的压迫),亦是人性里抹之不去的恶本质(亦体现在女主的报复行为上)。将焦点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这支旁线情节与主线更自然取得联系。

二则是早由Nikita和〈沉默的羔羊〉证明的一点——以鲨鱼为主角的恐怖片带来的是生理恐惧,而以羔羊为主角的恐怖片带来的则是心理恐惧。被社会定类为弱势群体的生物,在影片主线情节中充当受害者的性别,当其充当拯救性的角色时,不受“英雄救美”荷尔蒙的干扰,违反“以强救弱”的天然规律,出生的乃是绝地反扑的陡峭感。

当女主角在影片中的作用局限于男主角所称的“助手”时,决心要拍完三部曲的DF为了让这位saga的中心角色除了外表特异之外多少还有点个性,所能施展的场地也就只剩Wennerström一案和“床上”了。

在找到Harriet后,不仅高潮已经过去,连主线剧情的收尾工作都告结束。观众完全呈现放松的状态,这时候用流水账的方式快速走一遍S解决W案的全过程,非但不能激发起兴趣(人类在高潮过后是需要休息一下才能再来第二发的好么,亲!即使是女性也至少需要一个心理休息的时间啊),反而有种尾大不掉感。倒不如像S版一样直接切掉过程,只告诉观众结果,多少还有点神秘气息可让人回味一二,在看电影的路上脑补一番(事实上M版拍出来的也就是姐看完S版之后的脑补剧场,毫无新意)

而暴力与性的组合,恰恰是男性向电影的标致特征——本片男主角的选择更加强化了这一特性。

除了S与M腻歪的床戏,在S被强暴的那场戏里,施暴者压制女主角的情节被一笔带过。当S醒来时她已然被绑上了。脱裤子的场面得到了从全景到中景到近景的全面照顾。然后镜头从施暴者的背后打过去,让观众从施暴者的角度欣赏Rooney
Mara完美的臀部,配上女主角声嘶力竭的吼叫,恍如一场重口味的av。
而后当S回施以报复时,先是让监护者流露出忏悔的意思弱化女主角行为的正义性,然后给她莫名画了个皮鞭女王妆,上来又是捆绑又是暴菊又是滴蜡(好吧,是纹身),又是一场重口味av。
不是姐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而是事实上这两场戏的功用根本就是刺激观众的肾上腺与荷尔蒙。即使身为重口味爱好,在这种涉及惨无人道的奸杀罪行的情节中看到这种恶趣味,都觉得恶心。

S版也有暴力。但是冰冷而凭空刺出。仍以那场强暴戏为例,施暴者突然一拳打向女主角,被全景镜头格挡在细节外的观众,从“局外人”的角度看到“击倒”的过程,然后施暴者不急不慌的脱掉裤子折放好,并出言羞辱女主,向观众呈现了一个变态的全貌。镜头最后定格在女主角痛苦的特写上。施暴者的冷酷和受害者的挣扎,相比于M版高速剪辑带出的快感,这种静态对比反有一种钝刀割肉的痛。

因电影语言的使用不同,语意至此也就完全不同了。发生在极北寒岛上涉及冷血SK的cold
case,M版刻意用《寂静岭》般的外景来强化冰度,得到的只是浮于表层的干冷。而S版中用过度饱和的色调带出的却是压抑刺骨的湿冷。在江南住过的同学们都知道,在同等温度下,湿冷比干冷,总要抖上十倍不止,且是什么御寒衣物都挡不住的。

话说本片申奥。又是改编自小语种,又是剥去了精神只剩血肉,又是剜掉了灵魂注入好莱坞的娱乐感,又是一个屡屡与小金人擦肩的导演。DF能不能重现《无间行者》那年的历史,真未可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