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诺对于自己与特里之间的友谊,是坚定不移的信任的,也曾为此感到骄傲无比。但这是种理想主义的浪漫,并不能帮助他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一名谋杀犯,或者识别一个彻头彻尾的伪装者。所以当时机成熟,真相大白的时候,他能做的只有告别。小说最后马诺听着特里渐行渐轻的脚步声,内心寄托着对这份情谊最后的希望,然而,什么都没发生,特里没转身回来,他们也再也没见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米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这大概是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里最火的一句话了。有多少人,因为一段文字读了一本书。

我觉得,这是一部关于告别的电影。
勒维恩说,“如果一首歌既不是新歌也不会过时,那它就是民谣”。没错,电影里的所有歌曲,除了那首令人忍俊不禁的《拜托啦,肯尼迪先生》是设定在60年代初之外,其他歌似乎不论放在当时还是今天,都是令人醉心的富有诗意的小品。整张原声带先于电影很久就发行了,单独听也绝对是非常上乘的民谣唱片。
虽然故事只是发生在三五天的时间里,但发生的各种破事真是把整个100分钟塞得满满当当,难怪勒维恩要说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科恩兄弟的这部剧作是很打破常规的,编剧老师一定会跳出来说,你们这个人物怎么从头到尾都没变,这怎么行?!我仿佛看见兄弟俩挥挥手,说,噢是这样么?于是故意还拍了“一模一样”(镜头方面略有不同,台词一样)的头尾两段,让本就困顿的主人公更加陷入停滞不前的这一段人生。大家都说这部电影是科恩兄弟目前为止最“温柔”的一部,所以这一头一尾相对有点突然的暴力外加雪夜开车的类似幻觉,是导演的“签名”。
相比其歌词的细腻,勒维恩在生活中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粗人。隔三差五在上西区哥大教授朋友家借宿,夫妇俩把他当艺术家看待,不仅提供沙发,还有可口的晚宴——到头来,勒维恩不仅在饭桌上发火,还把人猫弄丢了。而在格林威治村,同是民谣歌手但显然混得好很多的吉姆和珍小两口也是长期的沙发提供者,结果勒维恩爱上了珍(?),还弄到她怀孕得偷偷堕胎。当然勒维恩显然这事儿做了不止这一回,自己还有个从没见过面的两岁孩子,他开车经过那小镇,也只是犹豫了半秒。最后总归家人是归宿,勒维恩的姐姐住在皇后区,总是收留他,结果勒维恩觉得“你们这些娱乐业以外的人都只是在‘刷存在感’”。
但他真的是个烂人吗?他有什么选择呢?
放在普通人,你和我身上,遇见这些糟烂事总会喷出句“去你的吧,老子不干了”然后甩袖子走人。而勒维恩连说声再见潇洒离去的权利都没有,好不容易真的觉得累了,想放弃民谣至少是一阵子,出海去换个生活方式,结果海员证竟然丢了。几天下来,想来个了结的事一件都没做成,真是场漫长的告别。
勒维恩在片子里说了唯一一句“我爱你”就是给珍的。他对珍的感情,我想并不是一夜不小心大肚那么简单。但两个人对艺术和生活有着不同的态度和追求,注定无法在一起生活,更何况珍已经和吉姆在一起,事业稳定。勒维恩或许本来想,我就默默地在她身边注视她,也是不错;结果发现,连自己一向鄙视的腹黑又功利的咖啡馆老板都上过珍,难怪大大咧咧的勒维恩一下就情绪失控。
卢瑟的旅行通常都是没有意义的,这一点真是直接让我想到去年我非常喜欢的另一部电影《弗兰西斯·哈》。弗兰收到张新的信用卡于是冲动之下飞去巴黎过周末,没想到倒时差加安眠药让她整个睡过去了一半,友人电话也从来打不通,只能看了部《穿靴子的猫》之后悻悻地回到纽约,欠下一屁股债。勒维恩搭便车去芝加哥结果路上司机竟然被警察抓走,好不容易到了之后深情来了一曲结果演出行老板只有一句“你这挣不了钱”。
音乐搭档麦克的自杀是勒维恩另一件放不下也不愿触及的事。那首和他合唱的《如果我有翅膀》就成了情绪激发的关键,第一次是勒维恩在教授家找到唱片,开始放这首歌的时候,镜头里的他抱着不小心溜出来的猫乘着快车地铁飞速穿过上西区和中城,来到他的家——格林威治村。60年代是民谣歌手风起云涌的年代,那时的歌曲不仅是音乐的成就更是历史的见证,时间的故事在歌词中讲述,可以说很多歌手都是诗人。但也是这种背景下,太多的人想在歌坛跃跃欲试,而十个里面或许就有九个像勒维恩这样,有才华,但不顶尖;有抱负,但不坚定。所以生活就像冬天的寒风,狠狠地给他们扇着耳光,麦克或许就是无力承受梦想被蹂躏的痛苦,一跃跳下了华盛顿桥。而就自杀这件事,竟然还遭人吐槽。(John
Goodman真是太坏了。)到了第二次,是勒维恩第一次情绪爆发,在教授家餐桌上。餐桌众人坚持要他来一曲娱乐娱乐大家,而唱着这首歌的勒维恩终于是忍受不了了——自己事业不顺,搭档自杀,结果其他人还不尊重自己的职业,把他的歌当餐桌娱乐节目。更何况触到麦克这根敏感神经(谁知道他怎么选了这首来唱),自然是受不了了。而最后一次,是勒维恩折腾一大圈之后最终不得不回到煤气灯咖啡馆,常规曲目之后(从这之前一些其实就跟开头一模一样了),加上了单人版的这一首。勒维恩比影片中其他任何歌都要唱得用力,唱得动情,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曲结束之后,他可以放下对珍的感情,放下对麦克心中的阴霾呢。
而更甚,这首歌也可以是他对民谣音乐的告别——或许这之后,勒维恩会补办海员证,出海远行,不再回到咖啡馆和格林威治村。当也有可能的是,勒维恩会继续有一阵没一阵地写下去、唱下去,几年、十几年之后,变成不朽的传奇。电影到这里,完全地留白了,给观众自己引申的空间。
如果从音乐行业延伸开,到电影业,相信对这个行业体制的不满和讽刺,才是科恩兄弟真正想说的。纽约电影节上,兄弟俩提到,自己现在能想拍何种题材的片子都有人支持,感到非常幸运。的确,他们是美国独立电影的旗帜人物,拿下过金棕榈、奥斯卡,也有票房过亿的电影,可以说已是行业的佼佼者,自然各种资源信手拈来,不愁投资——而这是多少挣扎中的独立电影人想都不敢想的。他们之中不乏才华横溢年轻有冲劲的创作者,却被现在电影行业这种名人至上金钱第一的规则紧紧压住,很可能最终就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事业。
而同时,他们对60年代那个新人辈出瞬息万变又才气四溢的格林威治村充满向往,影片中干净迷蒙的街道,简单却温馨的几间公寓,清贫却善良单纯的人们,都是他们对当时那小小的一片街坊的憧憬和想象。(Adam
Driver说他家是个垃圾窟结果进去一看,好得很嘛。)华盛顿广场还是那个华盛顿广场,而现在的它已经被星巴克和麦当劳包围,烟雾缭绕的煤气灯咖啡馆或许早已消失在几十年时间的洪流里,但那些歌,那些人,我们可以用电影留下来。
最后是鲍勃迪伦的Farewell,那一天他从煤气灯下走出来,成为时代的声音。
无需多言,their music speaks. Oh it’s fare thee well my darlin’
true(就此作别了,亲爱的) I’m leavin’ in the first hour of the
morn(天一亮,我就要出发) I’m bound off for the bay of
Mexico(朝着墨西哥去) Or maybe the coast of Californ(或者加州的海岸)
So it’s fare thee well my own true love(所以就此作别了,我最亲爱的)
We’ll meet another day, another time(我们会在以后的某一天某一时重逢)
It ain’t the leavin’(这不是永别) That’s a-grievin’ me(虽悲伤如我)
But my true love who’s bound to stay behind(但我的爱人会在原地等待) Oh
the weather is against me and the wind blows
hard(连天气都与我作对,狂风呼啸) And the rain she’s a-turnin’ into
hail(雨水肆虐不留情面) I still might strike it lucky on a highway
goin’ west(我或许还能幸运地搭上高速路西去的车辆) Though I’m travelin’
on a path beaten trail(虽然现在我在破败的小道前行) So it’s fare thee
well my own true love(所以就此作别了,我最亲爱的) We’ll meet another
day, another time(我们会在以后的某一天某一时重逢) It ain’t the
leavin’(这不是永别) That’s a-grievin’ me(虽悲伤如我) But my true
love who’s bound to stay behind(但我的爱人会在原地等待)
(另外,标题借用奥特曼的电影啦,其实两部片倒是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马诺是一个探子,这位探子好像经历了太多,对现实剖析深刻,对世界看法透彻,一切事情在他眼里都很滑稽,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揭穿一个个谎言,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说谎。直到他自己被人戏谑,毫无防备跳入骗局。

于特里,马诺不过是他众多不需要贴标价的朋友之一;于马诺,特里就是他的唯一。马诺引起的这场闹剧,或许是对已经“死去”的特里最好的告别吧,而对迈奥拉诺斯而言,告别则包含在最后那声“再见”里。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特里终究还是消失在马诺的生命里。

一切源于马诺闲得无聊多管闲事带了一个醉汉回家,并因此与这个所谓举止文雅、素养颇高并且有自己原则的醉汉——特里·伦克诺斯结交了深厚的友情。对马洛这样的人来讲,建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或者说羁绊,只需要短短的一瞬间,只要在那个人身上,能够发现那种称之为原则或者“标准”的东西——那种已然稀缺,只存在于少数人灵魂之中的品质,或许就因为那人也喜欢喝琴蕾,他就会迅速与那人结成联盟,统一战线。

当听到特里·伦克诺斯“畏罪自杀”的消息时,马诺内心坚定地相信好友不会做那样的事,自己必须帮其证明清白。随后是一系列侦查,多个谋杀案的介入,使这个案件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复杂。期间马诺遭遇过数次恐吓、多次殴打,但他从未改变为朋友正名的初心。即使历经多次磨难,但每每想到与特里那场邂逅带给自己的对友谊的信任就足以战胜一切。随着调查深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当已经变成迈奥拉诺斯的特里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马诺才恍然大悟:一直以为自己做了件好事,最后却发现差点搞砸了别人的好事,自己真是蠢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