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就订好了去看《海洋奇缘》零点场首映,因为这是一个与大海有关的故事,我最向往的地方。没想到,散场的时候,我一直在回味的,却是女主角莫阿娜的父亲、莫图鲁尼部落酋长图伊说的一句话。

“我看不出来为什么定要苦苦争取敌人的心。况且这世上是有敌人这回事的,有敌人又不是没面子的事,也不是错事,完全没必要花这么多劲道在这种无聊的事上,证明自己人缘天下一流。”——亦舒

当图伊带着莫阿娜,来到山顶上堆放着历任部落首领放置代表他们各自石头的地方,对着总有一天将要接替自己领导部落的女儿说:“现在,是时候让你成为人们所期待的那个人了。”

一、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莫名一惊。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

——“如果人人都喜欢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样子?”

莫阿娜紧跟着说出了更让我熟悉的回答:“如果我没办法成为人们期待的那种人呢?”她的回答,仿佛就像从我自己嘴里说出的一样。

我不擅长应酬,偶尔一试,也会莫名其妙的得罪人。

这样的对话,哪里只是发生在了一个海洋部落酋长和他的继承人之间,分明是父母与孩子之间最常见不过的对话。

今天的饭局就是这样,这是当地职业生涯协会的成立大会,邀请了各界人士,我不常出来应酬,所以看到的都是生面孔。

你我,是不是也在这样的对话间,长大成人?

旁边有位富态的太太,还不认识,就迫不及待的向陌生的我,不停诉说她管理家庭的丰功伟绩。

有一种绑架,叫我为你好

“男人是一定要管的,一定要控制的,手机是一定要看的啊,钱包是一定要上交的,账户是一定要查的……”

父母,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包括我自己在内)。在孩子降生之前,他们都会信誓旦旦说:我什么都不求,只希望他一生快乐、平安。可是等他真的到来,却渐渐变成了另一回事。明明孩子天性内向,非要天天拉着他往人多热闹的地方扎,美其名曰性格养成;明明孩子更喜欢运动奔跑,非要软硬兼施按着他练琴画画写书法,把这叫做为他好。

我默默地听了半天,有点可怜她家的男人,终于抓到她喘气的机会插上一句,“控制严不一定是好事哦。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海洋奇缘》里的酋长图伊,也是这样一位爸爸。他年轻的时候,因为出海冒险,失去了亲爱的兄弟。这份伤痛,随着时间变成了内心巨大的恐惧,以至于哪怕他明明知道女儿深深热爱大海,却一步也不允许她踏足。因为他觉得这样做是为了她的安全,为她好。

没想到就这一句,或许是说到了她的痛处,她闭嘴了,而且一晚上都没有给我好脸色看。

印象非常深刻,电影开场有一组画面:小莫阿娜第一次轻轻踏进海里,海水在她四周形成一道温暖的墙,像拥抱着她的怀抱一样,可在这时,图伊忽然在她背后出现,一声大吼,水墙倒塌了,反而把莫阿娜吓了一大跳。爸爸一脸严肃地告诉她:“你不能去那儿。大海里很危险。”

就这样,我得罪了她。

这一幕,是不是我们生活中也经常发生。

原来她不需要我的互动,也不需要我的建议,她只是需要一双耳朵而已。

你经验的上限,决定孩子的起点

我有点懊恼。

最近,我两岁的女儿快要准备上幼儿园了。所以家里经常会和她一起谈论幼儿园,告诉她在那里每天可以玩什么,会有哪些有趣的事发生,还不时带她去幼儿园参观玩耍。因此,每次提到幼儿园,女儿都会大声叫“我要上幼儿园”,这已经成为小小的她最期待发生的一件事。

懊恼为什么不早点说呢?

可是,有一天我们在楼下玩,遇到一位邻居奶奶。当她听说我们即将把女儿送幼儿园,她脸上忽然显出一脸怜悯和遗憾的表情。老奶奶对我们说:唉,快抓紧让孩子玩玩吧,上了幼儿园可就不自由了。我被她说得一脸发懵。幼儿园怎么就不自由了?就因为要过集体生活吗?可是幼儿园还有很多在家里玩不了的事呢。

因为,会得罪的,迟早都会得罪的。早点说,至少还能让我清静一个小时。

回到家,我安静下来的时候,老奶奶忧心忡忡的神色又浮现在我眼前。我忽然明白,她何以会对我有那样一番话——她对幼儿园的负面看法,完全基于她自己有限的人生经验,比如她过去所见的幼儿园是管教严厉的,或者孩子得不到特别好的照顾,等等。

我不怕得罪人,得罪人很正常,再好的人也可能不喜欢,再不好的人也会有人喜欢。

长辈,对下一代最常做的事,不就是——以我的经验,那不好,所以你也最好不要。于是,上大学,对孩子说,考这个专业吧,因为好找工作,殊不知时代发展之快,几年后的职场已是沧海桑田;找工作时,对孩子说,选个稳定,不那么辛苦的吧,殊不知就算稳定如公务员,有一天也会经受市场考验;乃至谈婚论嫁,成家生子……至于孩子自己的梦想,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过怎样的生活?不重要。安全第一!直到孩子最终也在这样的父爱母爱中,慢慢变成像我们一样平庸无趣的大人。

“如果人人都喜欢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样子?”

然而,我们今日的经验,未来真的还管用吗?就像图伊,认为自己这一代已经完全失去航海家的DNA,完全没有料到,女儿却是被大海选中的女孩,拥有驾驭大海的天赋。这份天赐的礼物,差点葬送在父亲盲目的爱里。

在亲密关系中更是如此。

我一直深深以为,身为父母,我们唯一最该为孩子做的,不是用自己的经验框住孩子蓬勃的生命,而是不断提高自己认知的上限,因为你孩子的未来将以此为起点。

二、

如果每个人都喜欢你,你得普通成什么样子?

——“他应该就是那个对的人吧。”

《海洋奇缘》的电影主题曲《How Far I’ll
Go》很好听,尤其喜欢里面一句歌词:“我希望我能做个好女儿乖女儿,但这只会让我受限于这海边,无论我多想努力去看看世界。”

“他长得很斯文,彬彬有礼,说话有纹有路,风度翩翩,看见他我都心跳加速。”

没想到在美国文化里,努力摆脱做一个人人期待中的“好女儿”、“乖女儿”,也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何况中国文化下的家庭。我们打小就是活在“别人家小孩”和“大家的期待”阴影下,长大能找到真正的“自我”真是非常不容易。

李琦聚会回来,兴高采烈。

现在,轮到我们自己当父母了。我们常觉得自己的孩子独一无二,但又不自觉来跟周遭社会比较。我们要如何打破这个魔咒?

我很佩服她,很多朋友谈一次恋爱,就会常常把“不会爱了”挂在嘴边。

我真心希望我的女儿,假如有一天心中也升起这个问题:“如果我没办法成为人们期待的那种人呢?”她不会像莫阿娜或者我这么纠结。她的答案会是:那就不要活在别人的期待里好了。

但她是例外,仿佛天赋异禀,失恋过很多次,每次看到一个略微顺眼的人,依旧雀跃,依旧心跳加速,依旧满怀期待,想这个人是对的吗?

我也真心希望她未来可以生活在一个,不会因为她的身高颜值而判断她价值、不会因为她结婚早晚生不生小孩甚至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而给她贴标签、不会因为她是女生所以应该去干这个不应该去干那个的时代。

如果说我们是玻璃心肝,水晶肚肠,那她就是橡皮心肝儿,铁石心肠。

这个时代其实正在来临。即便没有,我们这些大人,现在也可以开始着手创造了,因为不只是为孩子,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什么时候都没心没肺般的乐呵呵,就像不会受到伤害一样。

小中信童书曾在《疯狂动物城》和《海底总动员2》上映同时,采用全新理念与美学体系,推出系列同名IP动漫童书。这一次,同样制作了《海洋奇缘》系列童书,完全创新的愉悦阅读体验,和你一起延续银幕的感动。

当然,她愿意尝试,遇到对的人的几率,也就会更高。

必发365娱乐官网 1

第二次约会,李琦回来眉头紧锁。“怎么办?怎么办?我好像得罪他了。”

小中信出品,《海洋奇缘》系列童书

“怎么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鲍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突然说要拥抱我,我说你抱电线杆去吧。然后,他就不理我了。”

我微笑,李琦有她独有的节奏和幽默感,只不过还真不是谁都能消受得了。

我安慰她,“算了,该得罪的始终都会得罪的。”

其实,得罪是人很正常,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想要所有人都能满意是很难的。

如果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就让一个有可能的关系变成陌路,那说明你们并不适合,你们彼此的打开方式不对,你get不到他在意的点。

我们是有面具的,因为生活而衍生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面具,只是不能随时都戴着面具。每天上班要戴着面具做人,下班还要扮演二十四孝女友,小心伺候着,这种关系,实在太累。

舒服的关系,是可以让我们有力量一起携手,像成人一样面对外界的世界,也可以卸掉盔甲,像小孩子一样相处、一起玩耍,打打闹闹。

亲密关系当中,不能让自己过得太过压抑了,因为压抑的能量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表现出来,矛盾也是迟早会发生的。如果要一直戴着盔甲来相处,势必也难以长久。

好的关系,最重要的可以舒服自在的呆着。

可以说点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只要感受到彼此存在就好。

人生漫长,相处不累最重要。

朋友也好,伴侣也好,合得来的人就会合得来,合不来的,迟早都会得罪。

如果满天下都是朋友,说明你并没有朋友。

三、

——“如果你是一种水果,你会是什么水果?”

李琦问,“那我要不要改呢?”

“那要看他挑剔的是什么方面?他挑剔的是你的核心价值观还是某些行为习惯?”

琦琦有些茫然。

“先问你一个问题好了,如果你是一种水果,你觉得自己会是什么水果?”

琦琦,思考了一下,“榴莲吧。”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理由是……”

“榴莲壳很硬,但内在很柔软,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讨厌的人很讨厌,喜欢的人会上瘾。”

她对自己还是了解的。她确实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就像是一个榴莲女孩。喜欢的人会觉得她特有趣,但不喜欢的人会无法理解她的行为。

如果你是榴莲,那也很难透露出苹果的芬芳,好好的做好榴莲就好了,臭是臭,可还是有欣赏你的人,不喜欢的人要掩鼻而走,但喜欢的人会爱不释手。

所以,你首先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定位,如果是榴莲,就别费尽心思当一颗苹果了,去找到喜欢吃榴莲的人就好了,或许,他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呢。

至于要不要改,如果说,他挑剔的是你的行为习惯,想要愉快的相处,调整一下也无妨。如果说,他不认同的是你的核心价值观,即便你愿意改,也是很难的。

亦舒说,“为别人改变自己最划不来,到头来你会发觉委屈太大,而且,别人对你的牺牲不一定表示欣赏。”

所以,无谓将自己勉强成苹果,去寻找臭味相投的人,比较实际。

好的关系,少不了妥协和磨合,但也保有个人的空间,调整成大家都舒适的姿势。

其实,我们都不是随和的苹果,而是个性鲜明的榴莲,在等待懂得的吃货罢了。

相关文章